开放数据如何变革墨西哥交通

此处编译的原文来自于世界银行博客,原作者 Shomik Mehndiratta,本文译者陈嘉育 在这篇博客中,作者谈了他在墨西哥城参与的墨西哥城公共交通警示系统投入使用典礼、开放数据二期工作研讨会和墨西哥数字化策略的讲演展示,借此说明墨西哥城公共交通系统的开放数据所带来的价值。 在世界银行、ESMAP等组织的支持下,墨西哥城以 GFTS 标准化格式开放了公共交通系统的数据。基于这一开放数据,墨西哥城设计了公共交通警示系统,用于在公共交通系统遇到扰乱时提醒通勤者。而以这一系统产生的数据为基础,当地及其他地区的开发人员还可进一步开发以用户为导向的软件。值得一提的是,搭建此系统的软件同样是开源软件,可供其他地区的城市管理者使用。 在开放数据二期工作研讨会上,作者与墨西哥城的一系列政府机构围绕GTFS及其应用展开了讨论。虽然GTFS的设计初衷是展现公共交通系统的数据,但以此格式开放公共交通数据带来的好处不仅仅是通勤族的便利。开发人员获得这些数据后,可以开发出行安排工具(比如Open Trip Planners);决策部门获得这些数据后,可以评估城市中工作岗位的可达性(accessibility),以求更好地理解交通在城市发展、减少贫穷、促进繁荣中的作用。此外,开放数据的标准化特征也使政府各部门协作更加容易方便。 作者最后观看了墨西哥数字化策略的展示。在墨西哥,隶属总统的数字化办公室致力于保证开放数据采用的是标准化格式,以及推广开源软件的使用——这大大节约了政府开支。数字化办公室的一位特别顾问 Jorge Soto 说,数字化办公室的愿景不仅仅是创造一个透明的开放政府, 而是提供一个创新与价值创造的平台。作者还将继续关注开放数据在墨西哥的进展。 译者注:GTFS(The General Transit Feed Specification),即通用交通数据规范,是为公共交通的时刻表及相关区位信息设计的格式。公共运输部门使用GTFS的源(“feed”)公布运输数据,开发人员则在此基础上以可互操作的方式开发软件。

Read more

地址数据的未来是开放的:OpenAddresses平台发布啦!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OpenAddress Blog,原作者 OpenAddress Team,本文译者黄瑢遥 在你生活的城市,地理空间数据正在成为一项重要的基础设施。街道名、门牌号、邮政编码,这些我们熟悉的定位方法加上经度纬度坐标,能够将现实世界与我们构造的虚拟城市桥接起来。正因其桥接作用,开放、免费的地址数据成为了公民及商业创新的助推器。 事实上,许多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并将它们的地址数据库置于开放平台之上。而OpenAddresses的使命,则是进一步将这些资源归类,开发辅助工具改善其可用性,同时对那些尚未开放资源的政府和当局施加压力。 具体而言,OpenAddreses是一个全球性的开放地址库,一个在良好的开源环境下鼓励沟通与合作的平台。如今,OpenAddresses的功能更加丰富:它是一个可下载的地址档案库,一个方便大家导入地址数据开发应用的API;更为重要的是,它用行动呼吁大家:将你所知道的政府地址数据加入我们的档案吧,如果数据尚未开放,在这里请愿吧! 地址数据的未来是开放的。让我们的努力从这里开始:openaddresses.io。请下载1.9GB的地址数据(不断增长中),添加你所知道的地址数据,用我们的API让地址数据在你的应用中大放光彩。 –发布团队:Ian Dees, Nick Ingalls, Tom MacWright, Travis Pinley, Alex Barth,March 24, 2014

Read more

英国下议院开放数据报告

此处编译的原文来自于英国政府下议院,原作者英国下议院,本文译者高丰 英国下议院近日发表了一份长篇报告综述了英国开放数据运动截至至今的发展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报告主要涉及了5个方面:开放数据提升政府公信力,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开放数据优化政府工作,如何加速发展开放数据,以及开放数据发展的策略。整篇报告最终产出38条结论,完整内容可见:http://www.publications.parliament.uk/pa/cm201314/cmselect/cmpubadm/564/56402.htm 此处摘译整篇报告的主要要点: 提升政府公信力 报告指出,政府开放数据政策的重要目的之一是期望能够让人们有能力来对政府问责,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已经能看到许多成功的例子。比如对于政府医疗花费而言,通过创业公司 Mastodon 对医生处方数据的分析,我们了解到如果医生多开常用药,那么每年NHS(国家医疗服务)其实可以节省2亿英镑的开支。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近几年政府对开放数据经济价值的兴趣日益增长,其原本开放数据来提升政府公信力,赋权于民的目标也受到了动摇。 开放数据的定义应当更为清晰,明确,来确保政府机构和民众能够充分利用其来监督政府。 政府公务员常常担忧数据不完美而不愿意开放数据,而这一点在 Stephan Shakespeare 看来完全可以通过采取「双渠道」政策来解决。即一方面要「尽早发布数据,即使它并不完美」,另一方面也要坚持「数据高质量」为核心价值观。他认为这两点本身并不矛盾,数据的尽早发布可以帮助政府更好地提高数据质量。 我们常常指出 data.gov.uk 现在有 13,000 数据集,但我们并不知道有多少数据集其实是通过将一个大数据集拆分发布,或者重新发布已经存在的数据集而来博取数量上的绩效指标的。 这些拆分大数据集和将更新数据作为新数据集的做法,对于公众而言毫无益处。 开放数据的定义要在各个部门间以及外包服务公司间都保持统一。政府采购应当整体改革,特别是IT采购,所有相应数据都应当被鼓励开放。因此,开放数据政策不仅仅针对政府部门,也针对和政府有合约的企业。 信息公开法需要进行变革来整合开放数据的理念。这包括,对于信息公开中主动公开和被动公开的数据,都应当提供在开放授权、机器可读的形式下;对于过往被申请公开的数据,相关部门应当主动将这些数据以开放数据的形式发布。 政府在开放数据时必须考虑隐私问题,确保个人无法通过开放的数据被识别。Care.data 则是一起经典的失败案例,因其存在个人医疗记录泄漏的风险。隐私问题在考虑时需要和公众利益保持平衡,比如不能因为隐私的借口,而剥夺人们了解国家企业领导信息的权利。 政府应当对公众做更多教育来让人们意识到开放数据对他们日常生活的影响。这过程中要尽量避免使用晦涩难懂的技术词汇,降低门槛让更多的人能开始使用开放数据对政府问责。 政府应当采用一套全新的星级评判标准来评估公众参与情况。比如,一星代表数据发布者仅基于需求关系来开放数据,而五星意味着发布者和使用者之间有着紧密的合作和互动。 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 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既在创建新的商业模式,也在提升现有的商业模式。 开放数据对商业的变革会让一些企业胜出,一些企业失败,但最终的赢家是消费者。 Data.gov.uk 到底在政府之外有多少价值目前还存疑。目前其的使用情况还不明。 「发布数据,然后等人来用」的方法已经淘汰了。政府需要想办法来刺激与推动数据消费。 英国政府在2012年投资建设开放数据研究院(Open Data Institute),其目标便是要「催化开放数据的经济发展」。目前有19个国家试图在模仿这种发展模式,而引入了ODI。美国和加拿大都已经建立了国家级开放数据研究院(作为ODI国际结点) 英国若要在开放数据经济领域领先,就需要加快步伐。 开放数据可以是免费,但其之上的服务可以是收费的。基于此,政府的一些数据集不应当再收取授权费,而应当尽早采用这种新的模式来促进经济发展。 英国某部长 Fallon 先生称开放数据将会使国际大公司受益,而本土小公司则没有能力来处理那么庞大的数据,因此我们还是需要以付费授权形式来发布数据,保护本土经济。而开放数据研究院回应称,这种说法是没搞懂如今的网络式经济发展,因为对于各国际大公司而言,数据收费本来就不能阻止他们访问那些数据,如果免费开放数据,我们反而能让更多原本负担不起费用的本土企业受益,而且就算大企业免费拿了数据,但他们带回来的投资等回报也将会是巨大的。对于向大公司和小公司收取不同授权费的说法,ODI也表示不认同,因为这完全不符合经济原则,而且信息的自由流动才能真正让小公司受益。 政府需要一种新方法来长期支持开放政府数据。对一些数据集收费只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不能成为长久解决方案。对于政府在数据采集和发布过程中的成本,政府可以在其他政府服务中想办法收回。比如,对于公司注册、土地注册等服务,政府可以向相关企业收取开放数据成本费,来资助必要的数据采集和开放工作。 一些数据是基础数据集,比如邮政编码数据,统计区域的地理位置编码,企业注册号等。这些数据是其他数据集的「核心参考数据」,没有他们,其他数据也无法有效使用。丹麦政府就将他们的地址数据库开放,而且估计这将会为他们带来40倍于封闭这些数据的收益。 政府必须和企业紧密合作来创建一个良好的开放数据生态供他们成长。开放数据研究院因此成立来帮助初创企业成长,但她的实际影响仍带长期观察和评估。 优化政府工作 开放数据不但可以帮助公众监管政府,政府内部也能通过开放数据来做更好的决策。 部长们提到,各部门都被期望来使用他们自己发布的以及其他部门发布的数据来优化他们自己的工作。信息共享是设计和实现优质服务的关键。 政府部门间的信息共享仍旧不成熟,期望开放数据的工作能提升各部门间的写作,促进工作优化。开放数据也使得外部专家对政府服务的优化提出建议成为可能。 如何加速发展开放数据 政府公务人员缺乏必要的数据处理能力。虽然有很多投资进入「大数据」领域,但更多是着眼于「硬件购买」。人员的技能培训是关键,无论是公职人员还是普通民众,都应当能够掌握必要的数据处理技能来让我们充分利用开放数据。 政府文化需要改变。如果高层不要求见到真正的数据实证,那么就每人会在乎数据能力,开放数据运动也就无法成功。 政府统计工作人员可以为开放数据贡献良多。国家统计数据应当被开放。统计人员应当领导政府内的开放数据工作,但他们现在却未被足够重视。 一套5星评价系统可以被引入去评估开放统计数据的重用性。如果开放统计数据包含元数据,那么可以得到一星;如果数据提供了更为丰富的背景资料和数据链接,那么则可以达到五星。 开放数据发展的策略 开放数据发展需要有清晰的策略重点。因为它本身可以意味很多东西(比如,经济发展,政府透明化等等),政府需要明确自己到底想要重点做哪一方面的工作。 开放数据研究院指出,开放数据发展的策略可以包含: 将开放数据作为更宽泛的数据开放和使用策略的一部分 保证政府采集的数据是社会需要的 […]

Read more

开放数据内涵及政治推广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govtech,原作者 Jason Shueh,本文译者陈嘉育 “开放数据”一词虽然使用频率越来越高,但本身缺乏一个清晰的定义,且人们容易将其与“大数据”(big data)相混。此文援引了阳光基金会(the Sunlight Foundation,详见附录)全国政策干事艾米莉·肖(Emily Shaw)对开放数据的理解,强调开放数据适用于政府等公共部门产生或收集的数据,是政府开放程度的体现。 那么,什么样的数据符合“开放”的标准呢?根据《加州开放数据手册》(详见附录),“开放”包含两个层面的意思:一是技术层面的开放,指提供数据时采用的格式是计算机程序可以读取并处理的标准格式;二是法律层面的开放,指提供数据时采用的协议允许不受限的商业及非商业使用。 指出开放数据的提供主体是政府等公共部门后,此文介绍了开放数据理念在美国政府部门的实行情况。在联邦政府层次,《数字责任与透明法案》(the Digital Accountability and Transparency Act)日前已获美国参议院通过、正等待众议院表决。此项法案一旦通过,所有联邦机构的支出数据将公开,且公开的数据须经过标准化处理并通过审查。至于地方政府层次的情况,阳光基金会汇总了30个州及州以下政府的数据开放政策(更多政府的政策正等待通过),详情可参阅开放数据地图。数据透明推广联合会(the Data Transparency Coalition,详见附录)是《数字责任与透明法案》的主要推动者之一,其创办人及执行总监休森·荷里斯特(Hudson Hollister)介绍了他们在游说美国政府过程中采用的核心策略——“改头换面”和“以利导之”。所谓“改头换面”,是指在游说中不纠缠于一些让政府部门感到陌生、不安的术语,转而采用“透明度”“开放政府”“公民参与”“基于数据的决策”“保证公众知情”等提法。所谓“以利导之”,则是指突出开放数据给政府部门带来的潜在回报,尤其要强调开放数据能拉动就业。 那么需要哪些步骤才能将数据开放呢?此文归纳为四个步骤: 选择开放的数据集,此步骤之关键在根据公民反馈出的需求进行选择; 选定提供数据的开放协议; 为数据使用者调整数据格式,不同的使用者需要不同的数据格式,比如程序员一般需要APIs,学者则需要可下载的批量数据; 以易于搜寻的方式提供数据,比方说数据要是分散在多个链接里,公众就难以确切地了解政府作为。 附1:开放数据的相关资料 加州开放数据手册(California Open Data Handbook):由“变革的大管家”研究院(the Stewards of Change Institute)出版,阐释了什么是开放数据,开放数据为何重要,以及在数据开放前面临的技术性细节。 阳光基金会,开放数据指南(the Sunlight Foundation, Open Data Guidelines):阳光基金会是一家致力于推广政府开放化、透明化的著名非营利组织,位于华盛顿特区。该指南为想要运行开放数据项目的政府提供了指导与最佳案例。 开放数据研究院(Open Data Institute):开放数据研究院把开放数据与商业、机构联系在一起,由此在欧洲乃至全球范围颇有影响。该组织提供关于开放数据使用的工具、建议与课程,以及多种开放数据类型的认证。 数据透明推广联合会(the Data Transparency Coalition):与华盛顿特区的议员合作,致力于在政界推广“透明化”,运营的网站解释并检测开放数据的相关事宜。 开放数据定义(Open Data Definition):想要能加到你的数据上的“开放”执照样本?此站点提供了系列执照供参考与使用。 附2:开放数据的文件格式 JSON 简易 任何编程语言均可读取 XML 目前被广泛使用 使用者可以调整数据结构 […]

Read more

没有开放数据?不是问题!5种发展中国家创业者激发开放数据创新的方法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世界银行博客,原作者 Sandra Moscoso, Samuel Lee, Francesco Ciriaci,本文译者高丰 新的数据采集方法 开放数据正在创造种种机会来帮助政府以更高效率来完成更有成效的工作,帮助市民参与进政府工作并在社区中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帮助社会活动家凭借迎合市场的服务和产品支持自己的倡导工作,以及帮助我们每一个人做好日常决策。 而针对企业家而言,世界银行开放金融小组已经探讨了开放数据的商业价值,并寻找机会来支持企业家对开放数据的运用。我们的这些工作得以实现,全仰仗于那些愿意通过开放公共数据来促进创新的政府们。但当某些政府还未开放数据那局面又会如何?当开放数据不存在,那些国家的企业家们还能受益于开放数据吗? 很大程度而言,答案仍旧是“是”。但企业家们的机会可能更多是在数据的采集和自由化上而非现成数据的使用上。 1. 解决公交站点间的交通拥堵问题 在尼日利亚,Tsaboin’s Traffic Talk 平台众包了驾车者们反馈的交通报告(通过Waze)来反映拉格斯各公交站点附近的交通情况。平台的使用者可以关注特定公交站或特定个人来创建自己的主时间线(译者注:类似微博)去了解特定站点周边的交通情况,或者直接接收所有站点周边的交通情况的汇报。在当局没有权威的交通实时数据提供给公众的情况下,大众能通过这个平台互相帮助来制定“智能”的交通出行路线。Tsaboin 还提供了 API 供数据复用,使得其他人能在此基础上再创新。这个相对开放数据的理念来说不赖吧? 2. 帮助政府和私营企业计划交通出行 第二个例子是来自尼日利亚的Prossess,一家专注于利用传感器数据来帮助政府了解特定路线的交通模式的创业公司。原始的交通数据,数据分析结果以及大数据技术产出的洞见都可以被下载。虽说这些数据可能最终并不完全开放,但Prossess的例子展现了创业公司在数据采集这一领域的机遇。 现在让我们横跨到拉丁美洲,看一看两个来自拉丁美洲应用竞赛,Desarrollando America Latina,的例子。这个竞赛提供胜利者三个月的SocialLab的和,加速项目。Ayni和Dromos是来自厄瓜多尔的两个获胜项目。而厄瓜多尔目前并没有政府领导的开放数据项目。 3. 拯救地球并享受共享经济 Ayni 是一个帮助电子产品回收者找到潜在回收对象的平台。Ayni的创始人,Luis Bajaña,因为曾经看过电子污染物相关的公共数据记录而受到启发创建了这个项目。由于厄瓜多尔并没有提供城市电子产品的回收服务,他便想办法来避免将那些不再需要的电子产品掩埋到地下变成污染物。在他发现了微电子和计算机科技公司 (Microelectronics and Computer Technology Corporation (MCC)) 以及厄瓜多尔统计局发布的公共数据后,他便将它们转化成了开放数据 。于是,Ayni 利用这些数据去教育公众回收(或不回收)电子产品会对普通居民用水造成的影响。 4. 利用大数据来促进城市的步行适宜性 受到可步行城市的概念启发,Dromos 的创始人们假设如果你能够使步行更便利,那么更多人会愿意步行。他们意识到开放数据和大数据可以帮助城市规划者了解该在何处投入基础设施建设去提高步行适宜性。Dromos 便是一个帮助人们查询从A到B最为经济(译者注:即省时省力)的步行路线的应用。正如之前我们提过的尼日利亚的例子,Dromos 团队也是通过采集并开放自己的数据来创造更多开放数据的机会。 5. 与警方一同打击犯罪 最后,让我们介绍 Crimebot 这一 Digital Jam 大奖获得者。它的目标是通过匿名举报来打击犯罪。这一应用能够收集并验证匿名的犯罪举报,从而提供实时警报以及安全路线图。它运用了警方的数据并且也准备免费开放自己采集的数据。 虽然这些创业公司都并非从利用开放政府数据起步,但他们的确证明了企业家和私人企业可以如何为开放数据生态作出贡献。「数据慈善」(即将大公司采集的数据用于社会发展)并不是新鲜概念,但为什么不重新思考将它视为一种新的商业机遇呢?

Read more

开放数据基金正当时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世界银行博客,原作者 Prasanna Lal Das, Alla Morrison, Debra Perry,本文译者王海涛 人们都不太关心开放数据,因为他们所关心的都是工作、空气质量、安全和生活保障、教育、健康等等类似的问题。对于一些与人们生活相关并且有趣的开放数据,那这些开放数据一定从某种程度上满足人们的需求和愿望,从而受到人们的关注。几周前,我们提到目前越来越多的私人企业正在利用开放数据。在这一过程中,不仅证实了这种用途商业化的可行性,而且还产生了极大的社会效益。当前,在新兴经济体中正是缺少能资助那些数据驱动商业增长的资金,而我们正在建设能够解决此类需求的项目基金。 序 一些企业案例,例如Climate Corporation、Opower、Brightsocpe、Panjiva、Zillow、Digital Data Divide等企业已经显示开放数据既能表现出对传统行业的颠覆性(在已经实施的领域如农业、健康和教育)、创新性(广泛分布于数据行业,从收集到存储,到分析再到发布)、利润高,也能同时产生社会效益,如Climate Corporation、Metabiota和GovLabs@NYU的三个人谈到基于企业的数据在高收益的商业领域如何处理复杂精密的发展问题,他们开拓性的工作就是这个产业正在逐渐成熟的标志。关于开放数据驱动商业是否只是发达国家的一种现象或者说新兴经济体也能基于开放数据产生伟大的公司如上面举的例子,仍然存在疑问。在最新的博客中,我们列举了在新兴经济题中四个主要的妨碍数据增长驱动商业的要素。 数据——原材料;在大多数国家只能得到概括性的数据; 政策——执行者;在许多经济体中不是重点; 人才——原动力;需要较高水平技能,一般拿不到; 资金——刺激因素;投资者不愿在非传统需求的新兴市场冒险; 对我们来说,已经有大量先期工作正在进行中,去改善关于上面提到前三点的市场环境。开放数据合作关系(Open Data Partnership, ODP)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是,除了一些孵化器项目或者资助性启动项目,即使在一些发达经济体投资公司已经对数据驱动商业产生极大兴趣的地方,资金问题仍然是悬而未决。 基金 在我们看来,这里有一条很大鸿沟,同时在没有显示出足够的经济效益的情况下,维持一些开放数据启动项目运营是很困难的。某种程度上来说,商业成功是评价开放数据项目效益最切实有效的方法之一,它也能创造良性循环,以此来鼓励政府来拓展开放数据项目和改善相关的政策环境。基于数据的商业形式似乎正在占领利润与良好社会效益结合的这一有趣的细分市场,即使不是全部但程度已经足够。就像上面引用的例子证明的那样,许多数据导向的公司的业务正在产生一些积极的社会效益。如Zillow帮助创建更加透明的房地产市场,Opower致力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Digital Divide Data在欠发达社区帮助创造更多的白领工作,而这些公司的业务通常是基于公众和发展导向数据。私有企业的介入不是开放数据发展的灵丹妙药,但是于一些对开放数据拥有浓厚兴趣的发展经济体,开放数据在促进经济的发展方面具有广阔的前景。 我们正在致力于建立一支新型基金,它将在具有一些具有良好市场前景并致力于产生影响的新兴市场进行投资。随着政府开放新的数据(伴随而来的可能是私人企业),这只基金将会为推出不仅具有高利润并且有利于解决长远发展问题的新产品和服务提供支持。 目前,这个基金仅仅是一个概念,下面来看看不断被提及的问题。 那些机构设立这只基金(会不会是世界银行的基金)? 这些选项有待解决。但是目前我们能预见到,这只基金将会是独立的,并且将会由外部的投资经理人管理。然而,投资经理人的投资决策将会受制于主要投资者所确立的一些原则,并且他们应该具有全球视野和丰富良好的管理此类基金的经验。 这只基金的投资目标? 我们将它定位于市场决定的基金,致力于解决特定的市场失灵,这种市场问题有这么一个特点——在新兴市场中企业为开放数据商业寻找资金支持非常困难。这种想法就是,在开拓型数据驱动的企业依然奔波于寻找立足点的早期,为他们提供资助,并为更多传统的投资者的跟进产生强有力的具有示范效应的影响。 这只基金的投资领域将会有哪些? 在新兴经济体中,那些致力于利用数据来产生社会效益的企业。这些投资将会以股票或者贷款的形式,甚至也可能附带其他基金中的投资。这里面的许多因素将会依赖于这些基金投放的市场的特点,潜在的市场约有60个国家,如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和俄罗斯,具体感兴趣的领域包括交通、能源、医疗健康和气候变化。 这只基金的结构是什么形式(那些机构或者个人将会投资该基金)? 我们希望这只基金的投资者分布于拥有不同风险等级的个人或者机构,它们将产生不同的风险回报。这些早期的投资者应该对于数据驱动发展具有强烈的兴趣,长远的目光,强烈的风险意识和明确的对社会效益的热衷。在早期的投资区域他们最好和政府或者私人企业拥有良好的联系,同时他们也需要对一个或者多个可能成为基金早期重点发展区域的领域有明确的兴趣。 有一个完善的投资渠道存在么? 是的,我们在多个地区具有评估渠道投资,像在印度、俄罗斯、非洲、拉丁美洲、东南亚地区,早期的研究发现是比较有前景的。 如果这是一个具有广阔前景的机会,为什么私人企业还没有投资这些领域? 这些私人企业天然喜欢规避风险,而这是一个极为新兴的市场,这些没有比在大多数新兴市场来的更真切的了。因此,在投资一些具有良好潜力的企业中,世界银行将扮演重要的角色。这些投资案例将用来向私有企业证明良好风险调节回报是可以获得的,并且反过来促进更多的私有企业投资从而推动市场的发展。 投资的规模将会因为太小而无法获利吗? 也许是的。尽管我们确实在寻找潜在的比较大的投资这,可以看到更多的投资可能是小规模的。因此,这只基金需要具有良好管理小额业务经验的投资经理。我们也希望,这些早期的渠道研究能够显示这些投资方式也能包含对一些企业的贷款(可能比较短期),这些企业通常具有良好的信用记录并且正在寻求拓展他们目前的开放数据业务或者拓展他们业务以利用开放数据。 缺乏资金支持是阻碍开放知识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吗? 是的。初期的研究表明,许多企业既没有资金来拓展他们目前的业务也不能资助好的创意和创新人才。但是,光有资金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早期标注的环境因素也是极为重要的,没有相应的数据,你无法建立以数据为导向的企业。换而言之,没有合适的政策,创新很容易就被抑制;当然,在没有合适的人才的情况下,你也没有办法建立这样的企业。因此,确保这只基金与执行方案紧密协调。但是,资金是关键,因为它为整个项目赋予责任和结果。如果你能够回到已经获得成功的基于数据的企业,那么你作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其他的开放数据的目标,如透明度、参与度和政府责任,也是可行的。但是,很明显商业角度能够提供可以评价的成果,这些成果通常无法从开放数据的评价体系中获得。 这会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基金吗(开发影响呢)? 可能这是大多说人最常问的问题,答案是肯定的。我们需要这只基金产生商业回报,但是如果这只是全部的话,世界银行集团(World Bank Group, WBG)就不会参与了。确切地来说,社会受益也是这只基金需要考虑的。我们很幸运地看到,目前越来越多地投资者同时看到了这两个或者多个效益的结合。当投资者开始寻求多样或他们的回报时,这个增长的领域就被视为可持续效应投资。因此,这只基金的投资经理作出合理的商业决策很重要(从而这只基金能促进更多的资金进入该基金),我们依然希望确保这里投资以强调发展为目标。 需要做什么才能使这只基金启动? 一个创始人、合作者。我们正在寻找潜在的能够执行初始投资的合作者(世行集团的私营部门机构、国际金融机构——IFC)。 这些只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听到过的一部分问题,最后总结在这里。是的,这会是一场赌博。投资所需的完美信息目前是没有的,但是潜在案例每一天都在成长,并且我们相信这只基金能产生巨大的商业回报和极大的社会效益。但是,考虑到这个新兴的市场,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在这个领域,我们既需要主要的国际复兴开发银行(International Bank for […]

Read more

开放私人企业:开放数据的下一个前沿阵地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世界银行博客,原作者 Benjamin Herzberg,本文译者王海涛 作为 OGP 的创始人之一,对于 Martin Tisne 在他的博客文章《缺失的一环——如何吸引私人企业成为开放政府合作伙伴》讨论了关于OGP的私人企业理事会(Private Sector Council, PSC)的诞生。这里,我也有一个观点来和大家分享。 在 OGP 的影响下,一些国家开始认识到开放政府数据有助于提高透明度,能为社会和商业创新提供更多的机会,同时也能为政府提供与公民交流的平台。但是,开放并不只是针对政府与公民的。事实上,一些私人企业不仅与政府数据打交道,也产生大量其他的数据,而这些数据一般和政府的管理规定相关。一些有远见的商业机构开始采用这种开放和合作的方式,但并不是无私或者说是慈善行为,只不过是因为这些能够提高他们的商业利润。比如,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向银行监管机构提供了其数以千计的补助信息,沃尔玛(Walmart)通过来自孟加拉(Bangladesh)279个工厂的工人的反馈,公布了其供应链的情况,这些工人的反馈一般是实时的、匿名的。Armajaro 公司试图通过手持设备跟踪器来自加纳的可可豆,然后与其客户、监管机构以及生产商分享这些信息,以获得增长的持续性和监管的可追踪性。在非洲的布基纳法索,阿拉斯加矿业公司(Kalsaka mining)向当地社会公布了其与政府签订的协议,以便当地社会机构检查其是否有环境污染问题和劳动力纠纷问题。 开放和协同的私人企业行为真正双赢的举措,它不经能影响利润,也能加强监管、环境和社会收益的联系。目前,这个现象代表了这一领域的标志性转变。因为在此之前,在商业领域获得知识就是获得力量,而在当今密切联系和高度发展的社会,透明由于其能帮助私人企业降低成本和管理风险的特点,已经变成新的动力。但是,随着企业对透明度和开放性要求的提高,这些有能力的企业和支付开放及合作行为的资金之间的鸿沟正在扩大。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世行设立开放私人企业平台,以补充 OGP 与政府和公民之间的业务。这个平台设立于去年6月的 G8 峰会,于2013年9月在英国的 OGP 会议上正式公布。尽管这个平台的其他部分正在落实之中,我们正在构建其中一些部分的雏形。 我们与 OpenCorporates 公司合作建立了开放企业数据指数,来鼓励政府增加企业注册和提高企业责任,这个新的数据指数致力于评估政府如何使企业注册信息透明化。与此同时通过收集开放注册信息,我们所支持的 OpenCorporates 公司的某些工具将产生开源的交易数据集,这些数据集将用于防止腐败、审计利润分配和深入调查及竞争性分析。 我们与 EcoDesk 公司合作建立了全球开放供应链表(Open Supply Chain Global Dashboard),并正在与 Sedx 和 OpenCorporates 公司合作筹备开放供应商平台来帮助企业跟踪和提高商业规范、劳工标准、生态影响及管理方式。 我们建立了受益人反馈应用商店(Beneficiary Feedback App Store),通过来自用户政府和客户的直接反馈来帮助企业跟踪和解决社会管理和可持续性问题。这个应用商店由与我们合作的的 Keystone Accountability 公司、开放数据科技联盟(Open Data Technology Alliance)和反馈实验室(Feedback Labs)联合运营。 与开放合约社区(Open Contracting community)一起,我们正与Govini公司一起建立全球政府合约分析表,其将致力于利用尖端大数据技术为政府采购者、竞争者和合作伙伴提供前所未有的公平竞争环境,从而帮助私人企业参与到政府事务中。 […]

Read more

缺失的一环:如何吸引私人企业成为开放政府合作伙伴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OGP博客,原作者Martin Tisne,本文译者王海涛 说明:本文最早刊登于Martin先生的博客之中,这里(OGP)是经过作者的允许重新发布的。 当前,开放政府伙伴关系(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OGP) 正在迅速发展,相关的私人企业理事会已经设立,从而能为开放政府伙伴关系执行委员会参与到私人企业提供咨询。这个机构并不是开放 OGP 的官方机构,而是致力于影响 OGP 运营的外部组织,它更类似于2013年伦敦峰会前夕的媒体协会所扮演的角色。OGP 的发展初期,我们更多的希望私人企业能够参与,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因而,这里总结了一些关于私人企业参与到 OGP 运营的想法: 对于一些核心商业规划涉及到政府透明度和民主的盈利性企业,应该考虑鼓励他们发展或者与之合作。例如,SeeClickFix 公司将城市居民与政府机构联系在一起,来汇报关于公共服务提供的事务。还有像 Mindmixer 为城市中外包社区改善创意提供了一个平台。 应该针对性地吸引一些直接从开放数据获益并驱动核心业务的企业。例如 Mastodon C 公司利用开放数据开拓了医疗保健方面的业务并节约了2亿英镑的成本;Carbon Culture 公司利用实时的能源消耗开放数据来支撑行为变化方案,获得了每年10%的节省开销;Spend Network 公司通过利用开放的消费数据,为政府和企业提供商业规划。 吸引一些金融机构和评级机构,并用案例证明开放政府管理能够获得更好的投资环境。同时,考虑邀请评级机构来参加开放政府关系的峰会,促进他们对 OGP 的了解。金融危机之后,财政开支的透明度和稳健性可以并且应该比以前更加透明,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全球倡议财政透明组织关于在巴厘岛开 OGP 会议上的报告。 通过 OGP 的影响力,来促进私人企业本身的开放和透明度。例如,能源采集业透明化运动鼓励像石油、天然气、矿业等公司公布他们向拥有大量天然资源的政府缴纳支付税收的情况。 想一想私人企业平台,如推特、脸书、NatioBuilder 公司和 Change.org,如何能直接从开放政府获益,如何通过早期OGP成员的相互学习和官能支持来吸引他们。  

Read more

登录

最近论坛回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