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的开放数据项目——开放政府之声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阳关基金会(sunlight foundation),原作者:  Mark Headd,译者: 王海涛 免责声明:以下观点仅代表客座作者本人的立场,其评论责任由个人承担,且与阳光基金或其任何员工无关。因此,阳光基金并不为客座博客任何信息的准确性承担责任。 费城是一个具有启发和教育人们开放发展传统的城市。 所有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民主发源于此。但是,其很少因为在其他许多领域开拓性的贡献而为大家所熟知。与那些热爱它的人一起聊天,则他们几乎没有办法描述出费城属于“先锋城市”的特质。 但目前大部分费城开放数据项目的成功应该归功于早期过于痛楚的努力。当前,费城正处于其开放数据革命的关键点,该革命也发生在其当前市长离任前的这段时间,它将为未来几年内费城的开放数据项目指明方向。 如今,也是时候为费城的开放数据项目的下一阶段寻找动力了,从而确保其生机与活力,以及通向未来的成功之路,尽管这依然有些残忍。 费城开放数据项目之动力源泉 在费城市政府坚定地开展它的开放数据项目以及实行一项正式的开放数据政策的前几年,费城交通局( Southeastern Pennsylvania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 ,SEPTA)早就开始在当地支持开放数据了。 类似许多大的交通局,宾州东南交通管理局是极不情愿地被带入开放数据的世界里。一些具有民权黑客先驱爬遍SEPTA网站的每一个角落,为的就是寻找具体的信息从而为用户开发易用、易理解的崭新的移动应用。 当SEPTA的管理部门最后终于意识到开放数据的潜在前景后,交通开放数据的闸门就这样打开了。这个时候,SEPTA开始公布他们的数据,部署相应的API开发接口,同时鼓励当地的开发者社区来构思他们如何利用这些数据以及他们想开发什么样的移动应用。在2011年秋天,当SEPTA的高层正式出席了费城首届“交通黑客编程赛”,当地的民权开发者们开始意识到他们任重道远。 许多参加首届编程赛的开发者,还有其他在费城多年一直提倡开放更多数据的人汇集到一起,向市政府最新任命的首席创新干事请愿,敦促政府采取正式的开放数据政策。 早期的开放数据项目的成就造就了后来SEPTA部门通过了结构更加清晰的开发者项目,从这一点我们能很明显推断出,费城市政府将会实行一项正式的开放数据政策以及其首席数据干事的创造力这两点都是毋庸置疑的。 开放数据,关乎信任 并不是特别熟悉开放数据的人会轻易地去将针对实用性的数据和针对透明度的数据拿来比较。前者有时被视为平民的出路,也是类似开发者编程赛的基本动力,以及刺激新的民企发展的推动力;而后者就商业发展而言则被视为无价值或价值较小。 但是为了平民编程赛和类似企业活动的长远发展,平民程序员和普通初创企业应该对政府领导者将会长久地支持开放数据深信不疑。如果政治环境变化了或者城市领导阶层的被颠覆了,没有人会在可能鸡飞蛋打的项目上浪费精力。而未能建立这种信任也会阻碍平民编程赛和创新企业蓬勃发展的道路。 为了与数据消费者建立这种信任关系,政府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开放能够强化政府透明度的数据。如果政府不再愿意投资公开那些能让消费者评估其行为的数据,则管理部门的内部发生变化或者当地政治环境会极大影响市政府的政策,而开放数据项目也会极有可能因此免受它们所带来的损失。 开放一些能让普通人提出苛责问题的数据这件事儿本身就表明,政府正在向外界发出讯号,告诉潜在的数据消费者——我们不是闹着玩儿的,数据共享并非虚无缥缈,空中楼阁。 寻找开放数据的灵感 在和许多政府领导人交流的时候,我给的建议总是,关于开放数据最应该公布数据的领域之一就是预算和财政数据。一个城市本身无法开放,除非它能以易用的形式分享它财政支出的详细数据,例如如何花费、和谁以及花费金额。 其他大多数主要城市已经就开放预算开支、与供应商合同以及公务员薪水的数据做了一些投资。而费城是一个例外,这座城市目前未通过任何易用的形式公布预算或开支数据,或者是公共事务用途的雇员薪水的信息。但费城的一个公共机构——费城学区(School District of Philadelphia,SDP),目前已经在改变这种现状的道路上踏出了坚实的一步。 过去的几个月中,SDP已经开始公布其预算、财政以及雇员薪水的数据。学区的领导实行这个政策是在该区经历严重的经济困难和苛责的公众审核情况下进行的。尽管市政府的官员们还在持续争辩公布政府开支和雇员薪水(这两项都已经被定为数据开放的项目超过一年了),SDP已经为市政府的发展方向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费城应该再次从另一个正在向前迈进的地区公共机构吸取灵感,而当前费城也是时候兑现开放与公布政府预算和雇员薪水的诺言了。如果当前市长离任之前未能完成这一壮举,对费城未来而言是前途堪忧。

Read more

开放医疗数据时代的来临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Open Data Now,原作者:  Joel Gurin,译者: 王海涛 两周之前,医疗数据团体(Health Data Consortium)举办目前已经成为开放数据痴迷者的一项重大盛会——医疗数据浪潮汇集(Health Datapalooza),该项活动致力于鼓励开放数据在医疗卫生方面新的应用。自2010年起,该活动已经举办了5届,并且已经从几十个人的头脑风暴大会成长为每年吸引多达2000与会人员的盛会。 我去年也参加该活动,并且发现在过去的一年里,医疗数据浪潮的内容发生了重大转变。过去该活动一直被视为关于开放医疗数据的活动,但本质上包含一些使用原本封闭的数据。许多参与该活动的企业致力于采用新的方法分析医院的记录数据或者医疗保险数据,尽管这项工作很有意义,既降低了管理费用也改善了患者的临床病状及术后症状,但实际上这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开放数据应用案例。 然而,今年可以很明显看到开放数据正在美国和英国的医疗卫生方面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而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国家的政府正向公众或公共利用开放越来越多的开放医疗数据。就在今年的数据浪潮汇聚的活动中,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宣布启动开放FDA的网站项目,该网站将向公众开放药品不良反应的相关数据。而我作为其中高级顾问的纽约大学Govlab实验室刚刚发布了一项新的关于来自英国国家卫生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开放数据的潜在前景的研究。 医疗保险机构在过去5年中已经发布了超越了前50年所发布的数据 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 (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CMMS) 最近由于公布了涉及署名医生的医疗保险结算数据而受到人们的瞩目,但这仅仅是一项致力于开放更多数据的较大规模项目的其中一部分。正如一位发言人在数据浪潮活动第一天所说的那样,“医疗保险机构在过去5年中已经发布了超越了前50年所发布的数据。”崭新的数据正在开拓新的视野与商机。作为医疗数据浪潮活动的创始人与美国首席技术官员,Todd Park提到,开放医疗数据目前能给我们如何为聚焦在金钱上的医疗卫生买单带来质的转变,而不仅仅是量的转变。 首先,开放数据正帮助我们理解医疗卫生的发展趋势,同时也揭示了如今医疗卫生的效果与花费其实并不成正比的。达特茅斯卫生政策和临床试验研究所(Dartmouth Institute for Health Policy & Clinical Practice)的主任,Elliott Fisher博士向公众描绘科学研究是如何揭示当前人均医疗花费在美国不同的地区有超过两倍的差距,以及从死亡率上来看没有证据证明医疗花费更高的地区正提供者更好的医疗卫生保健。他直白地说:“效果与花费之间并没有之间关系。”但是如果有更完美的数据,以及科学的分析方法,“同时降低成本与提高卫生质量也是极有可能实现的。” 医疗卫生的效果与花费之间并没有关系 在另一个政策演讲中,多才多艺的Atul Gawande博士、外科医生、作家以及Ariadne Labs实验室的主任,向外界传达出利用数据去让卫生保健、花费以及治疗效果达到一致。Gawande说:“理解最严重的病患就是我们如何调整当前的医疗卫生系统。”通常大家都这么认为,医疗系统中一般是最严重的病患占据了医疗卫生花费中的绝大部分。但是,Gawande也解释了一下为什么是这样。他说,其中的大部分问题就是我们的医疗卫生系统并不是针对患有慢性疾病的病人,因而他们就只能接受疗效不佳同时昂贵的治疗。例如,他所描述的一个病人一直去急症室治头疼,直到对其病例记录简单分析才发现他吃错药了。Gawande声称,如果有更多的医疗卫生数据及分析,找到治疗方案中不科学的部分将更加容易,同时也能更便捷地让重症患者获得他们所需要的治疗方案。 另一位发言人,Vinod Khosla做出了一个更加大胆的预测——在接下来的一二十年中,“数据科学将会在药学方面发挥比所有生物科学之和更大的作用”。但是为了让这成为现实,我们将必须通过那些即将改变医生角色的方式来使用数据以及数据科学。作为Sun Microsystems的创始CEO,Khosla深切地怀疑药学未来的前景。 他所希望帮助解决的问题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在美国每年21万人死于原本可以比避免的医疗失误。Khosla说,在医疗中的失误率相当于允许Google的无人汽车每周有一次交通事故的概率。人类医生并不像计算机那样精确,同时Khosla提到计算机更擅长避免明显且细微的错误——计算机更善于通过分析数据来预测可能的疗效,该疗效通常由某个特定的治疗方案对具有特定病史的特定患者所产生的。 在医疗中的失误率相当于允许Google的无人汽车每周有一次交通事故的概率 经过10到20年通过资深医生的训练,Khosla相信计算机能够帮助我们从“实践医学”转向“医学科学”,“医生的角色将从分析者的角度转向更人性化、更仁慈的角色,该角色将会帮助病患决策并利用这些病人所能获取的医疗服务”。 尽管这只是在畅想未来也备受争议,但还是有许多公司当前正在利用开放数据来改善医疗卫生及个人健康。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写到这些公司。

Read more

解读开放数据工程中的许可协议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知识共享网站,原作者: Timothy Vollmer,译者: 王海涛 就在2周之前我们写到关于美国政府行政命令与开放数据工程的声明,这项托管在Github上的工程旨在实现总统行政命令与备忘录中的细节条款。该工程会为我们提供更多关于开放许可协议的信息,并提供一些被联邦政府所接受的许可的实例。其中的某些信息很清楚,但是有些内容却很模糊。下面我们将给开放数据工程中的许可加了一些注解与评论。 开放许可协议 在开放数据工程中的开放许可协议页面上可以看到,只有满足下面的条件时,它的许可会被视为是“开放的”: 再利用。许可协议必须允许对作品的修改和演绎,并且允许在满足原始作品条款的前提下对修改和演绎后的作品再分发。   用户可以复制和修改那些数据,而政府也许会使用公共版权许可协议,从而要求衍生的工作也会按照与原始项目同样的许可协议分享出来。就我们而言,关于政府使用许可的引用不太严谨。由联邦政府雇员所做的工作应该属于公共领域,至少在美国的版权保护法中,提出使用许可协议并不合适。下面是一些细节。 本作品中所附加的权益必须独立于作品集,如果作品单独从作品集中抽出并在其相应许可协议下分发,那么任何获得该作品的人或组织都应享有作品集中保证完全一致的作品权利。   所有人享有作品同样的公共许可协议。 再分发:协议不应当限制任何人或组织售卖或分发作品,无论是作品单独本身或者把不同来源的作品包装成一个作品集。   第三方可以直接或修改后将数据售卖。 许可协议不应当对此售卖或分发要求版税或者其他费用。   用户不必为已获取授权的数据支付任何费用。 协议要求修改后的作品在分发时以另一个名字或者版本号来与原始版本作为区分。   如果数据被重新混合,许可授权者有权利要求上述操作者标明他们混合的版本与原始作品不同。 任何可获取作品的人或者组织都应当无需额外的附加协议而自动享有作品附带的权利。   必须使用公共授权,那将意味着所有可获得数据的人都将享有同样的权利而无需个人许可。 许可协议不能设定限制来制约与授权作品一同分发的其他作品。例如,许可协议不能要求其他在相同媒介下发布的作品也是开放的。   许可协议不能干涉其他与开放许可数据一同分发的数据或内容。开放数据的这项特点极为重要,对于非开放数据亦是如此。 如果作品的衍生品已可公开获得,那它必须和原始作品具有相同的许可协议。 这里的陈述并不准确,因为它要求所有的数据必须具有同样的公共许可协议。但是这一点与下面列举的开放许可案例中的许可选项并不一致。 禁止歧视任何个人、组织或者某一领域。许可协议必须对任何个人、团体或领域无差别对待。协议许可不能对任何人在某个特定领域内对该作品的使用进行限制。例如,许可协议不能限制该作品应用于商业或者应用于科研。   任何人可以因任何缘由使用这些许可数据。   开放许可协议的案例 开放许可案例的页面展示了一份有用的指导手册,以告诉用户哪些开放许可将会受联邦机构所开放数据的认可。如我们早先展示的那些资料,开放数据政策备忘录中也有一些模糊陈述,“开放数据在开放许可授权下可以获得,而该许可不会对开放数据的使用做出任何限制。”直接说开放数据应该采用无任何限制的许可协议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即使是非常开放的许可协议(比如说Creative Commons BY)仍然要求获得作者的同意来获得许可授权。如果美国政府真的希望联邦政府的数据无限制为人们所用,那么它就该想到仅仅授权下面的这些工具能达到这个效果,如《CC0公众领域贡献》或者《开放数据公共领域的贡献与许可》(Open Data Commons Public Domain Dedication and License, PDDL)。 依照《美国法典》第17篇第105条,由政府雇员在他们工作范围内所创造的数据和内容并不受国内版权法的保护。   由政府雇员在他们工作范围内所创造的数据和内容并不受国内版权法的保护,这个事实是长期存在的《美国法典》的一个积极特征。但是,就像这里所说的那样,版权空白领域只有当考虑到国内保护的可以才适用,例如美国国内。如果在国外的话,美国政府可以要求,例如,如果在法国的话,他们的作品在法国版权法的保护之下。所以说,在国外的话法律的细微差别程度并不明晰。但是,这确实为美国联邦机构使用公共领域贡献工具(如CC0)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主要就是因为CC0将内容放到全世界的公共领域,但在105篇法典的情况,由联邦政府雇员创造的作品仅仅适用于美国国内的公共领域。因此,尽管美国联邦政府雇员所创造的数据在美国能用于公共领域这点很有用,但是这篇法令又排除了联邦机构使用像CC0这样的公共领域的工具又让人遗憾,因为CC0能帮助广泛地再利用以及普及在机器可读方面的格式规范。这样的话,又带来一个更大的问题。如果由联邦雇员所创造的是在美国公共领域的话,在下面任何一项关于内容和数据的许可下,还是不合理的吗?如果是不合理的话,那么哪些内容又会在传统许可协议下的获得授权?第三方内容的问题呢? 当从第三方零售商购买数据或者内容时,无论何种被纳入确保信息正确的担心都不应被限制性、封闭性许可协议阻碍。一般来说,这种许可协议应该与包含开放协议的开放知识定义一致。下面列举了几个常见的开放许可协议: 内容许可协议——Creative Commons BY, BY-SA, or […]

Read more

超链接与希望——Data.gov已上线五年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阳光基金会网站,原作者: John Wonderlich,译者: 王海涛 在Data.gov上线后的过去五年中,这个由整个政府协调的数据门户网站发展极为迅速,已经成为立法机构斗争的另一个主题,也成为一个国际开放资源协作以及大量竞争和对话的核心部分。我们花费了五年的时间来完成奥巴马政府在Data.gov上的尝试,现在也是时候来拷问一下:这个尝试是否是成功的? 这个问题本身其实很难回答,因为为了搞清楚Data.gov有没有获得成功就必须再问一大堆相关的问题。例如,人们是不是真的在用这些数据?如果这个网站不存在,他们会不会已经找到他们所想要的数据?这里的都是新数据,抑或只是被打上了新的标签?这个网站能服务哪些人,以及它现实中正在为哪些人所用? 这些对Data.gov来说都是难以回答问题,因为通常我们不会将价值和期望统统寄予于某些网站之上。关于开放数据,夸大的、真实的前景和混淆已经将政府数据门户网站置于民主社会中一个尴尬的位置上,同时也将它打上开放与由超链接和希望组成的技术变革的标签。当与其他所有开放的前提材料相比,众多的链接只是迈向开放的相对较小的第一步。就像我们从前所描述的那样,“很遗憾的是,这不是对一个开放政府的剖析。相反,这是对目前备受关注的开放政府数据倡议的剖析。政府已经学会告诉民众,数据将来会是开放的、会让民众找到他们所需数据、会公布一些经过筛选的数据集以及指出其重复利用的方法。”即使如此,数据门户通常会被讽刺为过分夸张的变革。 奥巴马政府已经显著地改变了他们所谈论的关于透明化的方式,正在将方向转向类似Data.gov的这种创意想法。早期的关于民主与责任的演讲透露出奥巴马的一些竞选论调,包括解决布什政府关于民众隐私方面问题以及利用科技来建立更具民主特色的政府。Kundra的Data.gov被视为一个有效的工具,该工具能够帮助保证公职人员的责任心、降低政府运作的开支以及推动整个政府执行更具吸引力的政策制度(原文来自视频)。尽管目前关于Data.gov上的数据是否有助于实现这些目标这一争论尚待解决,但是再也没有一个奥巴马政府的高级官员再声称或者宣扬要“揭露真相”。 政府数据透明度的努力已经使他们失去了原本的雄心壮志,以至于一项新的Data.gov影响领域仅仅只是政府数据在商业上再利用以及为所谓的开放数据公司的财务估算统计。曾经致力于推动民主,现在却是为自己谋求私利——关于政府透明化的雄心壮志的退化,我想不到比上面更好的例子。尽管在奥巴马竞选的金融演变过程中有强劲的对手,选举活动中财务改革派已经完全被黑钱先行者给收买了。 奥巴马关于利用科技来使权力透明化的美好想象也已经在经济狂热中渐行渐远,最终只能在一些私有产业活动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但是,这些并不能说明Data.gov是毫无意义的。如果我们只从他们带修饰的表象来评判所有的政府项目,这对我们来说会是一个灾难。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有这么多的挫折,我们还是坚定不移地捍卫这个网站以及与之相关的项目和倡议。尽管政府陈词依赖于对权力来说有些虚幻的纯洁透明度,公职人员依然正在运用Data.gov及相关项目以期获得其所能达到的最大改革深度。 在众多的应用中,Data.gov最大的价值可能就是作为一个组织工具,它能让我们主要集中关注开放政府的价值。这有些类似于国际上的开放政府伙伴关系(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OGP),它的主要职责是通过从思想相近的公职人员中培育热情从而授权自发的民主改革。 关于数据质量和信息政策的讨论让政府尝试基于开放数据的政策制定,也首次让我们有机会接触到完整机构拥有的数据表单,而这种讨论却是在不得不对Data.gov做出评判的条件下进行的,比如,有人问多少数据算是很多。尽管,最终可能需要某个法律条款来强制规定机构公布他们拥有的数据,一些政府机构在这方面的工作依然是具有极大价值。 围绕Data.gov的改革过程也是同样地吸引人,就像这些相关改革最终导致重构公众对话机制、机构在阳光下进行运作以及正视公众批评。 即使Data.gov无法达到当初设定的目标,它最大的价值可能在于它为开发者、公务员、政策制定者的渐进式改革创造了调查及对话机制。虽然,通过一项强大的聚合服务在帮助人们在线寻找数据方面,Data.gov价值不大,但其最重要的影响是从整体上改变了我们认识和处理政府信息政策的方式。同时,当国会开始更加重视开放数据项目的时候,因为那些由公职人员在Data.gov项目中开创的领先优势,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将会开展得很顺利。

Read more

开放数据——价值2300亿美元的节能革命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福布斯网站,原作者: Jeff McMahon,译者: 王海涛 两位高效节能初创公司的创办人周四在芝加哥提到,该公司为了实现价值数千亿美元的节能革命需要获得当前一些现存的数据,像电能使用、住房特征、翻修及住房信贷情况。Sealed公司的Andy Frank提到,“当前实现规模化能效节约的一个大障碍就是市场中缺乏相应的数据。”这家公司旨在通过保证让住房拥有者获得比他们目前所付价格更优惠的额度鼓励能耗效率的提高。 在由芝加哥能源政策局(Energy Policy Institute)举办的一个论坛上,Frank和Efforless Energy公司的Matt Gee向市场推广一种开放能源数据仓库,这种数据仓库将会从各种数据源收集现存匿名形式的数据,最终让研究机构、政府和工业市场能够利用这些数据。 Gee说,“目前需要某些机构能够整理所有此类数据,并且将这些数据按照标准的形式分类。”而Gee的初创公司会为住房改造预付资金,然后将与投资者和住房拥有者按比例划分能源节约的收益。 据Gee所说的,在没有数据的情况下目前高效节能市场致力于实际能耗节约: 1、  一个管理机构来监管这些共有设施机构将资金投放在高效节能上,通常来说这个机构说是一个公用设施委员会。 2、  如果用户能耗超标,这个公有设施机构能向用户收取额外款项(到2025年纳税人资助的高效节能项目的整个资金大约为95亿美元)。 3、  这个公有设施机构能够雇佣一个项目实施者。 4、  项目实施者将审计人员派到用户家中。 5、  潜在的能源节约将会根据类似新的绝缘材料使用和新的家电应用对能源消耗的改善进行评估。 6、  这些估算的能耗节约确定合同签署者在家中能做些什么。 7、  这些估算的能耗节约确定什么样的资金支持是合理的。 一些案例中,公共设施机构一般会雇佣一些顾问来评估这些改善所带来的能耗节省的效果。Gee说,加利福利亚的公共设施机构就每年花费4000万美元来评估能耗节省情况,但是实际的能耗节省既无法确认,也无法直接归入改善过程中。 Gee提到,“目前能耗节约在此过程并没有出现,因为他们并没有激起任何人的兴趣,这点确实令人震惊,是吗?现在的机会是高效节能实际上是为自己买单,同时高效节能本应该是内部筹资的。”一旦这种情况出现,市场就需要关于多少能源目前正在被浪费以及如果进行改善可以节约多少能源这些数据。 Gee问:“到底市场需要知道哪些信息?”“市场需要知道详细的住房特征、低层次的能源消耗(能源密度)总和,当然,这种层次是匿名的但最好是以街区为单位,同时也需要匿名项目绩效,如在项目中实际出现的状况。” 当前,这种形式的数据通常是被公共设施机构、承包商、市政府以及资助者独立掌握的。Gee和Frank提到,要是这些数据能够向社会开放并结合起来,商业机构就能可靠地资助高效节能的改造计划、并通过节省部分的收益为改造计划部分买单,同时在此过程中,减少碳的排放量。 Frank说:“目前几乎那儿的每个人都空着手无所事事,要么因为他们只能使用很小的一部分数据集,要么因为他们只能利用他们自己的数据集,再要么就是他们只面对着大问题中的一小部分。所以说,你公开的数据越多、数据形式越公开、公开数据的受众越多,你将获得的创新想法越将越多。” Frank的公司在努力说服住房拥有者相信他们可以节约多大规模的能源消耗,Sealed公司也调查了众多的住房拥有者并且发现这些所有者相信能耗效率的提高将会帮助他们节约只有预期的25%。所以,Sealed将会用数据来支撑他们的说法。 Frank又补充道,“住房拥有者想相信他们所被许诺的能耗节约确实能够实现,而你不能向别人说一些没人相信的胡话,其实这点对我们来说真的很难。” Gee说,Effortless公司将会利用这些数据来投资房屋的改造,然后与合作者分享能耗节省的收益。这一想法勾勒出了一个不同的节能市场:“有些机构甘冒风险,认为你们把钱花在这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我们实际上也会加入进来,并为整个项目买单——支付3000美元来改造您的住房,这笔钱将能减少您的支出,也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年产生一些能耗节约,同时每年的能耗节约也会反过来给早期的投资者一定的回报,但这部分收益也将会与房屋拥有者分享。” 麦肯锡咨询公司(译者注:世界顶级战略咨询公司)估计,到2020年美国将能节约1万亿美元,而这部分资金目前都损失在低效的能源消耗中。其中约230亿美元可以通过自费的房屋改造实现,如果市场障碍能够获得解决的话,Gee说。 “你需要知道潜在的能耗节约在哪儿,到底是那些部分导致这部分节约,以及基于这些答案的付费在多大程度上是可靠的。为了了解这些问题,那些正在做关于这方面工作的机构必须愿意公开他们的数据。” “那些拥有这些数据的机构开始认识这个具有广阔前景的机会”,Gee说,“我想强调一点,我们正在从开放所有此类数据的各个方面中受益良多”。但是这些工作也需要得到监管者与政策制定者的支持。很遗憾的是,据Frank所言,当前的高效节能规划不愿意进行改变。 Frank补充道,“很多这种问题都吓到目前这个产业中的多数人,周围整个产业链也在他们目前地方原地踏步。此时,几乎没有人真的去关注能耗节约……所以真的很需要彻底的和职责分明的尝试,去告诉公用设施机构,尤其是管理者——看,这种情况再也没有那么好了,我们不会反对将我们的钱花在实际上无法确认的项目上了。我们可以摆出很多借口解释我们做不到,但是这其实都是废话。”

Read more

地表水质监测与开放数据——一项富有成效的结合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福布斯网站,原作者: Federico Guerrini,译者: 王海涛 传统的水质检测成本通常是非常高的,因为专利技术的授权限制了水质数据的使用范围和可访问性,最终导致在已存在的技术基础上为研究人员、水资源管理者或者普通公民配置服务和应用成为一个头疼的问题。这一点很令人遗憾,尤其是考虑到在不远的将来饮用水供应将会注定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 目前世界上有超过10亿人无法便捷地获得饮用水,并且有更多人面临着严重的水源污染问题。一些学者,比如Brahma Chellaney,甚至认为将来的战争将会是由水源引起的。   这也是为什么简易、低成本的水质信息可能极具价值,甚至能够帮助政治家作出正确的决策,也能促使产生补救性的行为、新的政策以及地区性的积极措施。 一些民间组织(Non-Governments Organization, NGO)和公益组织目前就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其中一系列与低成本、手动传感及其他创新方法实施与制造的相关工程项目被用于提高公众关于水资源问题的意识。 其中在这些努力当中一项具有前瞻性的工作是由公众实验室(Public Laboratory)完成的,这家机构是非盈利性质的,致力于促进针对环境调查的简易手动工具的公益性发展。该实验室最近也发布了一项名为开放水源工程(Open Water Project)计划,其目的是开发一套低成本、开源的工具,这套工具能使社区群众无处不在地收集、转换以及分享他们的水质数据。 公众实验室目前正在朝三个方向努力,以达到这个目标。第一个方向是,开发名为RIFFLE的开源水质监测传感器,这个名字代表了英文中的六个单词,分别是Remote(远程)、Independent(独立)、Friendly(友好)、Field(广阔)、Logger(记录仪)以及Electronics(电子设备化)。这种据说成本不超过100美元,可以测量温度、压力和导电性的设备原型已经能在某些地方购买到,并且已经被部署在马塞诸塞州的Amethyst Brook这条河上进行测试性运行。第二个方向就是,开发能够使当地群众收集、转换以及发布他们自己的水质数据的开源软件、工具和工艺。第三个方向就是,举办讨论会、类似黑客马拉松以及研究会议等以此来在地区层次上处理水质问题。就像该项目的开发者所说的,“组织有效、有吸引力的并被复杂多样社区成功接受的活动是相当困难的”,但是公众实验室目前在此领域中已经有了多年的宝贵经验。 位于马赛诸塞州,基于非盈利目的的 Cambridge(译者注:不是剑桥大学,指的是一个哈佛大学所在地),在致力于消除阻碍水质监测广泛传播因素的道路上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因为,卡耐基梅隆大学的创造实验室(Create Lab)也正在研究一种新的设备叫做WaterBot,这款设备是实时的导电传感器及数据记录仪,能使低成本及便捷地检测地下和地表水成为现实。 在大洋的另一边,意大利的威尼斯泻湖,一帮极客也正在为他们的水质工程(Aqualta Project)做一些相似的工作。他们做了一个轻量级的基于太阳能供电的传感器,这种传感器每隔几分钟就会通过无线方式将湖水的高度发送到特定的服务器上,这里有关于这个创意想法的详细介绍。 当然,这些实验并不能完全代替传统大范围水质监测技术,但是他们将在区域层面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从而帮助小型的管理机构和水质观测积极分子团体来监测水这种商品的质量与可获得性。之所以称水为商品,是因为在发达国家目前这么称谓,但过去我们习惯认为这种东西对我们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关于水对我们来说是理所当然这个想法还要延续多久,这也依然是一个开放的问题。

Read more

关于开放政府的5个问题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世界银行博客,原作者: Ravi Kumar和 Joseph Mansilla,译者: 王海涛 互联网上当前充斥着很多关于如何使政府更加开放的文章与评论,实际上开放政府确能使我们所有人受益,而开放的最终结果将使政府活动高效和积极,从而最终提高市民的生活水平。我们这里给出了一些关于开放政府问题的简要回答。当然,类似这种陈述通常也附带一份免责申明:这篇文章并不一定能让您对开放政府运动有一个详实、全面的认识。然而,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1.到底开放政府之中什么东西是开放的? 打个比方,开放政府的开放性就类似于门敞开着——开放政府发布关于预算、合同、花费以及对外援助的信息,这些信息应该以一种普通市民能理解的方式免费开放并且公众都可以使用。在南美的巴拉圭(Paraguay),记者们接受关于如何分析中央政府预算报告的培训,从而更加清楚地让民众了解这些报告。这种方法使市民更简便地了解政府如何决策分配公共财政与资源。除此之外,另外一个同等重要的特点是开放政府是积极邀请市民参与到政府决策中的政府。在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DRC),市民能够利用移动电话对政府的各种投资进行投票,比如是建一座桥还是建一所学校,又或者是其他重要项目。所以,这种基于信息与合作的双向关系是开放政府的基础。 2.为什么我应该关注开放政府? 你喝的水、你的孩子上的学校、你每天都走的路都和政府息息相关,因为这些都是政府拿公共开支让这些变为现实。在此过程中,资金得到流通,合约也被签署。据估计,全世界光合约上政府就会花掉9.5万亿美元。因此,你有责任确保那些开支中你所贡献的那部分没有被用于肮脏的交易,因为这些最终会导致“豆腐渣”工程或者不合理的基础建设。如果你身处在发展中国家,那么你就有权利去监督确保那些国际援助流向他们本该去的地方以及最需要他们的地方。无论你身处何地,也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贵,你的政府开不开放注定对你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3.开放政府的概念是否主要用于反腐? 既正确,又不正确。当政府开放的时候,市民就更容易扮演监察人的角色,从而达到抵制低效与反腐的效果。但是,开放政府远不止于此,因为开放政府能让民众凝聚到一起,从而让双方都能得到更好的收益。很明显,你能说一个政府没有腐败,但是同时它也可能保守、低效、滥用财政大权。所以,开放政府的其中一个核心价值就是,没有一个组织或群体拥有解决最紧迫治理挑战的有效方案,这也是为什么开放与合作是如此必要。如果政府与市民能通力合作,我们一定可以共同创造出解决所有长远问题的实际解决方案。 4.市民想要开放政府的证据是什么? 2013年10月,一份全球性的报告在市民和其他一些人中调查了关于他们对所在政府开放的认同度。61%的回复者说,他们希望他们所在政府更开放。在所有年龄位于18到25岁的回复者中,这个比例更加明显:在蒙古(Mongolia)、印度尼西亚(Indonesa)和墨西哥(Mexico)分别为80%、82%和83%,这些数字显示了即将继承当前政府荣辱的年轻一代对政府有了更多的要求。在另一份来自英国及其合作者的独立报告中显示,在全世界所有被调查者中,“一个正直负责的政府”是16个主题中3个最受瞩目的需求之一。 5.我如何才能参与? 在这里,你有很多选择!如果你的国家已经签署了开放政府合作关系(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 OGP)的协议,那么你就可以了解你所在国家对协议的承诺、实施计划以及他们目前的实施进度。如果你对合约比较感兴趣,那么你的国家也可能会有一个合约数据库(详情请点击这里),然后加入到这个运动当中去阻止内幕交易。你也可以查询世界银行的开放数据接口,这里提供一些如何使用这些数据的创意:通过在twitter上@OpenGovNow加入到逐渐备受关注的讨论中,参加我们关于年轻人在开放政府中所扮演角色的系列访谈,同时不要忘了那些在你身边的工具——可以用于向你们的政府请愿、发展团体组织以及扮演监察官角色的工具。 总之,政府治理关乎每个人的利益,同时开放政府也是确保我们所在政府的决策能够为我们所有人创造更加美好未来的新途径。

Read more

开放政府可以获得哪些投资回报?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govfresh网站,原作者: Alex Howard,译者: 王海涛 将一美元花在饮用水净化、稳定市场、提高教育质量和促进司法公正方面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然而社会中每一个这种类似的环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与开放政府息息相关,或者说由开放政府主导。如果我们纯粹从抽象概念上的透明想一想几个世纪以前那些约定的民主规范如何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目前开放政府的“商业价值”很明显不会是一蹴而就的,至少相对于投资或回报来说。 透明与责任是我们所考虑的一个民主、民治、民享政府的核心标准,在这个标准下某个政体选举出具有代表性的权力政府。然而,当财政预算缩减时,城市管理者、市长、监督者和信息主管就会质疑每一笔支出决策,或者至少他们应该质疑。 当然,这里也需要周围环境针对这些商业案例为开放政府提出一些建设性的且尖锐的问题。互联网的发明者,Tim Berners-Lee在2011年纽约市开放政府伙伴关系组织建立时提到,一个政府持续增长的财政和服务的透明度直接关系到商业机构和其他国家在这个国家投资的意愿。正是这种想法推动世界银行去开放它所拥有的数据,并且让人们接触到更多关于预算花在哪些地方和那些基金正在资助什么项目的信息。尽管关于政府财政预算的透明度全世界都是大不相同的,例如从频繁更新信息门户的城市到纸质记录的地方机构,但科技的应用如民主媒体和新兴的数据新闻实践已经为政府提供了更多的方式,来使其更具有责任感,或者至少更有担当意识。 但是,公布这些财政支出数据会带来多方面的问题,例如从数据质量的保证到有限的公开价值,再到通过可视化和计算方法让这些数据更易被纳税人理解的途径。同时,政府内部与外部的许多人都正在致力于弥合这些问题,例如,他们有的人采用更好的可视化工具,有的人采用基于网络的在线发布平台。另一方面,清洗和预处理数据以便这些数据发布,这个过程本身对需要获取数据的政府内部人员来说也是有一定回报的。根据Mckinsey Global 研究院的数据,政府工作人员平均每天需要花费19%的时间只是用来寻找数据。换句话说,对市民开放信息的政府意味着,信息本身对政府来说也是更容易获得的。 即使其中的一些数据永远不会公布在网上,组织构建强有力的收集数据的实践也是有丰厚回报的。就像我们在2011年讨论时,Chicago的数据主管Brett Goldsein绘制了暴力犯罪发生概率的曲线,并向该市的科技主管John Tolva解释曲线(的含义)。自那以后,他说“我们正在尝试在其他地方也应用这项成果,以便节约预算、找到突破点以及提高效率。” 在一次采访中,Goldstein说:“我们为如何展开内部的数据设置了几个阶段,最开始与企业家合作,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如何从交易数据库中把数据给提取出来。然后,我们再确认这些数据是否是清洁的,是否是有效的,是否能从技术上认证这些数据。” 在四个值得投资的领域,根据经济学原理,Tolva为开放数据找到了的商业案例。这四个领域是 信托 劳动力审计 办公楼 城市分析 在纽约市整合并清理其日常数据之后,市政官员就能应用预测性的数据分析报告,从而节约了时间和金钱。根据纽约市的分析主管Mike Flowers的表述,该市已经获得了一下成果: 在楼宇监督员搜查违法公寓领域取得了节省五倍时间的回报; 在检测极易导致火灾消防员受伤或死亡的危险建筑方面,提高了检出率; 发现了超过两倍(原有)数量的商店出售走私香烟; 在审计商业牌照有效期方面,提高了五倍的检出率。 California最近的财政紧张恰好遇到前所未有的对政府更多并且高效的线上需求这一状况,该州利用社交媒体让市民使用线上服务,而California的失业管理办公室和汽车管理部分在未增加额外开支的情况下能为市民提供更好的线上服务。在一次采访中,前任California电子服务办公室科技服务管治部门的副局长Carolyn Lawson说,“你可以在Twitter上@CA_EDD,然后问一些类似你多久才能拿到账单或者网上哪儿有招聘会的问题。我认为Twitter的创建人也可能没有想到这个平台会成为EDD的一个问询帮助平台。” 这些努力离哪儿有明确的投资回报这一问题的答案还很远,但世界银行也通过民主参与和移动电话在一个远离美国城市、州以及城市数据分析的地方,找到开放政府所应有的回报。通过结合科技、民主参与以及系统思考让民众在政府部门发出声音,这些移动参与财政预算帮助提高了Congo这座城市的税收收入。 作为世界银行开放政府研究院中ICT4Gov小组主管,Boris Weber说,“除了创造一个更加包容的环境,在韩国(South Kivu)的这个项目的美妙之处存在于市民参与产生了重大的成果——(政府)投入更多的资金到贫困人口服务上。当我们询问自己开放政府投资回报的方式在哪里的时候,这对我们启发很大。” 原文发表在 LaserFiche。 相关阅读: U.S. cities form working group to share predictive data analytics skills New York City looks to an open government hackathon […]

Read more

Climate Corp: 开放数据应对气候变化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OpenDataNow网站,原作者 Joel Gurin,本文译者王海涛 当人们谈到来自政府的开放数据的价值时,通常他们会援引(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 the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的气候数据的重要性。正是因为这些数据,我们才会拥有电视天气频道、更加准确的天气预报和众多基于天气的企业。但是,其中最令人欣喜的可能就是设立于旧金山的Climate Corporation,这也是推广政府开放数据金子招牌之一。 以WeatherBill的名义,Climate Corporation成立于2006年,主要是向外界推销一种更好的“天气保险”。然而,它已经成长为能够帮助全世界的农民应对气候变化、扩大农作物面积的企业,并且已经成为代表崭新的绿色革命的一份子。 考虑到奥巴马总统关于新的发展计划的演讲,Climate Corporation的工作与应对气候变化可以说是极为相关的。我们都知道,目前无论我们采取什么措施来削减碳的排放,我们将仍然需要解决目前已经不可逆的气候变化的问题。而Climate Corporation 的工作可能恰恰就是该问题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最近,我与Climate Corporation的CEO David Friedberg先生进行了交流,这里是我们之间的谈话的录音。在录音中你会听到一系列的机构的简称,例如公共用地单位(CLU,Common Land Unit)、风险管理局(RMA,Risk Management Agency)、国家农业统计局(NASS,National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Service)、农业服务局(FSA,Farm Service Agency)、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美国地址勘探局(USGS,U.S. Geological Survey)和土壤调查地理数据库(SSURGO, Soil Survey Geographic Database)。 在我更加详细的采访中,可以看到该公司的发展历程相当传奇。就像David Friedberg所讲的那样,这个公司早期建立的时候只是简单地着眼于气候将会影响大量的经营利润这一问题之上。“滑雪场会因为没有足够的雪而关闭,高尔夫课程会因为下雨而停课,市政府会因为雪太大了而不得不派人去清扫城市,还有即使是在角落里卖柠檬水的小摊也会因为蒙蒙细雨而不得不收摊。气候变化会对这些各种商业贸易产生广阔而深远的影响。这里就有这样一种想法:如果我们可以模拟仿真气候的变化,我们就能让市场产生一种灵活的保险业务,当某些特定的气候事件引起经济损失时,这种保险业务会自动对这些商业贸易进行赔付。” 这对Climate Corporation 和其担保的贸易其实是一项双赢的举措。而对于传统的保险业务来说,企业必须证明,经营中有损失但这部分损失企业并没有拿到。但是,你如何能确定那些因为滑雪场雪的厚度不足而没去滑雪的人的数量呢?因而,另一种保险业务可能更好更简单,这种业务会根据每隔一段时间雪减少的厚度来支付一定数量的赔偿金。Climate Corporation计划通过分析超大规模的美国政府的气候数据,以最好方式预测气候变化模式,据此来规定其保险条款。 Friedberg告诉我,“随着时间的变化,我们发现这个模型应用最好的市场就是农业,因为天气可能是收入的一个很大的影响因素:你可能最终一无所有。即使是轻微的气候变化,也可能引起收益的断崖式锐减,而且这些农民在联邦农作物计划中投保额远远低于实际价值。” 随着Climate Corporation 开始受到农民的关注,该公司亟需更多更精确的数据。他们开始是利用来自全美200个气候观测站的数据,然后扩大到了2000个。但是,这仍然不够,因为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最近的气候观测站可能离他30英里远。通过利用政府的由多普勒雷达采集的数据,该公司可以测量到一天中在给定农民田里面的降雨量,精度几乎可以达到0.01英寸。同时,Climate Corporation也拿到了来自USGS的基于地表土壤调查和卫星遥测图像的地形与土壤类型地图,这些地图给出了精度为边长为10m的网格精确图像(在农村大约是一个庭院大小的分辨率)。 “10年以前,当前他们做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Friedberg提到。但是,现在把这些数据放在一起,他说,“现在我们实际上已经能够对你所拥有的田地做出比你本人更有效的评估。我们也可以看到,卫星成像技术将会更加完善、精确。这样的话,有些成本就几乎可以忽略:你可以免费获取这些数据并且对他们进行处理。现在,我可以利用农民田地的红外图像,并且准确评估他的庄稼的栽种日期以及当前庄稼的成长阶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Friedberg和他的合作者认识到,他们并不仅仅是在卖保险——他们正在世界范围内从事改善农业的工作。他们持续改善他们的模型,为农作物产量补充数据,也将气候条件更加精确地应用到农业产量上。该公司也已经开发了一项新的服务——Climate.com,这项服务对投保客户是免费的,而对其他人是收费。Friedberg提到,“每天,我们会告诉你,哪些田你可以去劳作,哪些田现在应该灌溉或者喷药及播种了,哪些田你应该施肥,哪里应该再等几天才能播种。”他们的目标是帮助农民收入增长20%~30%,而在农业这一比较脆弱的产业中这项增长相当可观的。 最后,当前由于气候变化与农业极大相关性,通过改变农民种植的庄稼或者改变他们种植方式及时令,Climate Corporation能帮助农民预测及应对气候变化。就像他们的网站上简单明了地写的那样,“Climate Corporation的使命就是帮助全世界的人民和企业来管理及应对气候变化。” […]

Read more

英国政府开放数据资助计划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英国内阁办公室和商业创新技术部的共同博客,原作者 Jemmavenables,本文译者王海涛 今天,英国内阁办公室(Carbinet Office)和BIS(英国商业创新与技术部)联合发布了下一轮资助数据开放基金(Release of Data Fund)和重点基金(Breakthrough Fund)的计划,这份计划发布在网站 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new-round-of-government-funding-to-unlock-public-data上。而这份计划里面的只是已经在今年生效的四个重要政府资助项目中的两个,这些项目用于支持数据开放的发布与创新。上文提到的四个重要项目分别是 1.       数据开放基金 通过培训公务员同时支付特定数据开放所需的费用,帮助免费开放公共数据,其支付相应的数据费用需要由开放数据用户群的优先级决定从而能代表更为广泛的开放数据社区。该基金由内阁办公室管理,并且有约700万英镑的财政预算。就如2012年11月所公布的那样,这些预算将主要考虑高质量的投资。 2.       重点基金 当某些地方出现一些短期的技术性障碍阻碍数据开放数据公布时,该基金会为政府机构和地方机构提供资金来克服这些障碍。该基金由BIS管理,每年约有250万英镑的财政预算。 3.       创新发展担保 为初创企业和小微企业(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 EME )提供可达5000英镑的担保,鼓励他们利用已有网络之外的开放数据与新的供应商合作构建新的商业理念。该基金由技术策略董事会(Technology Strategy Board)管理,每年大约有75万英镑的预算。 4.       开放数据系列挑战项目 7个系列的挑战赛将奖励来自创新企业的新产品与服务,而这些企业专注于解决一些社会议题。该基金由开放数据机构和Nesta(英国国家科学、技术与艺术基金)管理,每年约有包括40万英镑赛事奖励在内的总共120万英镑的财政预算。 总的来说,这些基金会支持开放数据的公布(重点基金和开放数据基金)和关于开放数据的创新应用(创新发展担保和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他们总共加起来约有1500英镑,其中从2014年到2015年能有效支配的预算约有900万英镑。这将是一个很有前景的机遇! 已经很多优秀计划通过这个项目获得了资助。例如,开放数据基金奖励资助了一个区域担保计划,该计划将促进地方政府以全英格兰统一的数据形式开放包括规划数据在内的三个数据集。这三个数据集市是由开放数据用户群以开放社区的名义挑选出来的。 对于重点基金来说,英国中央政府重点基金委员会(Central Government Breakthrough Panel)奖励了财务报告理事会(Financial Reporting Council)59万英镑,以此来资助建设一个用于账户分类数据发布的平台,从而企业能够通过网上操作来整理他们的账户信息。地方政府的重点基金委员会同样奖励资助了19个区域项目,同时这些数据将在2014年春季开始投入使用。例如,Peterborough委员会为数据清单整合发布在政府网站data.gov.uk上开发了一套标准。 2014年3月,Nesta和开放数据机构公布了首届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的获胜者,该挑战赛以“犯罪与正义”作为主题。获胜者“Check That Bike”队获得了4万英镑的奖金用于进一步实施他们的创意。同样,在2013年到2014年超过100家企业因为开放数据的创新项目获得了来自英国科技战略董事会(Technology Strategy Board, TSB)的担保,从而更进一步利用开放数据完善其新的商业规划。 2014年到2015年,这些基金的管理方紧密合作,从而确保合格的标准和每只基金的重点能够彼此互补,以便使政府能够最大化其在这一激动人心且蓬勃发展的经济领域的投资。我们也已经将这些来自不同渠道的基金的反馈纳入考虑范围,从而确保这些项目投资是高质量的、相关的、主题多样化的,并且能够引领发展方向。 这份内阁办公室大臣与技术企业部部长的联合通告公布了下一轮即将同时来临的开放数据基金和重点基金。该通告、使用指导及申请表格现已发布在政府网站gov.uk上,具体地址是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breakthrough-fund-and-release-of-data-fund。 欲了解更多关于创新发展担保申请标准和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的信息请分别登录网站 https://vouchers.innovateuk.org/和http://www.nesta.org.uk/project/the-open-data-challenge-series。

Read more

登录

最近论坛回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