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数字问责与透明度(DATA)法案有多独特?

此处原文来自阳光基金会, 原作者:Júlia Keserű,译者:郭晓利 正如我们一周前写到,奥巴马总统最终在一个静谧的周五傍晚签署了数字问责与透明度 (DATA)法案。尽管不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大张旗鼓,阳光基金会仍为该立法的最终通过感到惊喜万分。该法案致力于确保不同机构按统一的数据标准通过网络向公众公布及时准确的信息,从而预期将大幅提升联邦政府支出信息的透明化及可信度 。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支持数字问责与透明度(DATA)法案所提出的目标,并且已经撰写大量文章分析该立法对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的影响。这篇文章立足全球背景,意在检索世界范围内其他政府已经采取的类似立法或措施。 由于各国立法背景十分不同并且追踪法案的实际执行存在困难,对不同国家的相关措施进行比较几乎无法实现。然而,我们发现:目前在金融开放领域已经有一些鼓舞人心的创新,但是这些创新并不一定存在于单一法案中。 在该领域,巴西是个例外,也是先驱。作为拉美地区最大的国家,早在2004年巴西就已通过财政责任立法规定其联邦政府机构必须使用机器可读格式、通过国家透明化门户网站公布其财政数据,并且每日更新信息。该网站包含大量详细并且最新的政府财政信息,包括政府收入和支出、政府采购以及联邦政府向市政府、州政府及个人的转移支付。 巴西的财政透明化门户网站,http://www.portaltransparencia.gov.br/ 然而,更为重要的是该门户网站信息检索非常容易:国际透明化组织的报告指出该网站的政府预算内容同时使用官方和民间流行的两套命名方法,因此该网站在媒体、政府官员和公众间都有着广泛的使用基础。基于该网站数据的报告曾引导对涉嫌滥用公共资金事件的调查,并最终导致一个部长引咎辞职。民间组织也曾利用该网站数据制作可视化信息以展示在巴西纳税人所缴纳的税金如何被支出利用。 根据国际透明化组织的同一报告,巴西的财政透明化门户网站的每年用户数量从2004年的54,000已经飙升至2014年的1100多万。另外,该网站还有一个举报通道,匿名投诉可以直接送达总审计长办公室。该网站也为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设置了独立板块。(顺便提一句,我们很好奇这些数据的可用性在多大程度上促成了目前对世界杯支出的调查。) 开放知识基金会的分析指出, 英国政府的官方开放数据门户网站——Data.gov.uk——通过使数据“容易查询,方便许可,简单再利用”也提供了一个相对较好的“查询政府财政数据”的方式。除去公布详细的政府支出数据以及来自中央、地方政府部门合同的部分信息,Data.gov.uk还包含大部分高级公务员的信息,包括他们的年薪。英国财政透明机制并也不是一部单一法案,它混合了实践、政策、对自由信息法案的修正以及政府实验。 同样,韩国的数字预算和会计系统(dBrain)也并非产生于一部单一法律,该系统被视为金融开放领域的另一创新。该门户网站包含预算编制和执行的实时信息、政府采购数据并提供参与式预算形成机制:利用该功能,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公共机构和公众可以共同决定资源的分配。公民还可以利用另一附加功能举报涉嫌挪用政府资金的事件,如果指控真实,公民可获得最高3万美元的奖励。 韩国的数字预算和会计系统(dBrain) 尽管尚无法与美国的数字问责与透明度(DATA)法案比较,意大利最近通过立法规定载于SIOPE——包含公共机构支付和交易的数据库——的信息将很快以开放数据形式向公众开放。 2008年,墨西哥政府也有过类似举措:通过公共会计立法尝试在联邦、州和市级公共机构中建立共同原则并要求这些机构按同一标准注册并报告支出信息。该措施的执行仍不够完善,在各机构的实现程度也不同,但得益于2012年对合规的强化修定,地方监管机构表示公共机构对信息的提供已有所改善。 公开采购制度虽与支出完全透明化不尽相同,但对公众监督政府的经济交易行为仍具重要意义。在这一方面,格鲁吉亚提供了一个好的例证。格鲁吉亚的政府采购平台被世界公认为发布招标信息的最佳实践。正如我们来自格鲁吉亚国际透明化(TI Georgia)的客座博客作者写到:“十年前,第比利斯的居民每天只能有几小时的电力供应,但如今,这个国家拥有世界上最透明的政府采购网络系统”。尽管仍有许多豁免条款允许部分合同在电子系统外招标,该网站仍相当出色地例证了如何使用可搜索信息公布采购数据,从而公众可以检索招标全过程——从招标信息公布到中标信息公示——的任何活动。 想要了解更多?请阅读来自公共知识基金会的(Open Knowledge)报告:透明化和问责公共财政技术,或者来自国际透明化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报告:预算执行的透明化

Read more

黑暗中的数据:开放数据目录的重要性

此处原文来自阳光基金会,原作者:Matthew Rumsey and Sean Vitka 译者:郭晓利 在过去几周里,我们有幸与部分机构(至今为16个)座谈商讨他们即将面世的开放政府计划。这些会议总体成果颇丰,来自交通部、总务局和健康与人力服务系统的代表人员所表现出的合作交流与坦诚对话的意愿更是令我们兴奋,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除去别的议题,我们充分利用这些机会鼓励各个机构全面公开他们的企业数据目录,这也是奥巴马总统的开放数据行政命令对他们提出的要求之一。 作为开放数据计划的一部分并与之一起公布的开放数据工作指引仅要求各个机构公布一份他们已经公开或易于公开的数据列表。这允许这些机构将其企业数据目录仅作内部信息而不公开,从而有效掩盖他们不想公开的数据集的存在以及这样做的动机。然而,我们并不认为这些机构有充分理由不公开这些综合数据目录。事实上,公开这些数据将有利于公众利益,有益于政府,也有助于民主。 如果公众无法获得这些机构所拥有数据集的全部列表,即使是那些包含私人信息的数据名称,公众将无法了解政府内部如何运作,何种信息被截留,为什么以及该去何处查询,从而政府也将无法取信于民。 企业数据目录与公共数据列表非常引人注目,因为它们与公众共享机构数据资产,但这些目录和列表本身并不公布那些尚未公开的数据内容。因此,各个机构分享其企业数据目录并不会披露任何理应远离公众视野的数据。然而,这一披露行为会使得政府的数据披露决策更易理解,同时公众也可提升对这些机构拥有数据情况的认识。 开放数据计划要求各个机构对于其选择不公开数据的决策提供合理解释。这些及类似决策已经通过一系列渠道向公众公布,包括记录通告系统、隐私影响评估和行政管理及预算局信息采集审查。企业数据目录仅仅是将这一现存信息合并到一个核心的、以数据为焦点的机构化渠道。 易化公众对机构持有的全部数据情况的获取也将对机构运作产生积极影响。自由信息法案是公民可以用来探索政府运作情况的一个强有力的工具。它的使用同时也对联邦机构及其相关雇员提出了严峻挑战。企业数据目录的公布不仅使得公众了解到哪些数据尚未公开,更利于公众理解为何政府选择不公开这些数据。这将帮助公众锁定其自由信息法案诉求并更好地理解机构决策背后的动机,从而减少投机性自由信息法案诉讼,并最终减少昂贵且耗时的司法裁决程序。 如果没有对政府拥有数据情况的全面了解,我们就无法展开关于政府应该公开哪些数据的真正辩论。奥巴马总统的开放数据行政命令旨在助力这一辩论。然而,如果不公开企业数据目录,这一目标也将无法全面实现。

Read more

登录

最近论坛回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