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信息公开日志指导数据开放

原文出自 Reinvent Albany, 译者高丰 执行摘要 如今,将公共记录和数据放到网上对于政府单位而言已经是一件成本低廉,操作简单的工作。纽约州和纽约市政府都已经通过自己的开放数据项目向社会开放了上千的数据集。但奇怪的是,政府机构仍旧对于到底要优先发布哪些数据感到困惑。而这正是他们可以咨询信息公开日志的地方。大众通过信息公开向政府提出大量信息和数据的申请,而这正是他们表达需求的方式,政府机构可以从中了解哪些信息是高价值数据从而进行开放。 在2014年6月,州环境保护局向 Reinvent Albany 提供了2013年所的信息公开日志数据共计3,977条记录。在这个日志文件里,包含了信息公开申请者基本信息以及信息公开的简要申请内容。 环境保护局2013年信息公开日志中的要点 l   80%的申请(3,456)来自商业机构 l   12家地产公司提出了20%的信息公开申请 l   大约55%(2,200)的申请是有关特定地产上所发生的化学品或危险品泄漏事故 l   其他州或市级机关向保护局提出了69项申请 l   记者提出的申请仅占到3%(73) 我们的发现 l   保护局可以通过主动发布频繁被申请的数据来减少50%的申请 l   部门保留的信息公开日志能够帮助明确哪些数据被频繁申请 l   很大比例的信息公开回复是基于个别几个数据集作出的 l   部门保留的信息公开日志能够帮助明确哪些是「常规信息公开申请者」 l   我们的分析得以完成完全是依赖环境保护局保留了完整的,电子化的信息公开日志。而很多部门并没有这么做。 l   「常规信息公开申请者」对于今后能够在开放数据门户上下载他们通常申请的数据感到很有兴趣 我们的建议 l   纽约州和纽约市的公共机构和负责开放数据事务的公职人员应当对信息公开日志进行分析 l   频繁被申请的公共数据信息应当被作为开放数据发布 l   公共机构应当采用自动化的信息公开管理系统来追踪申请者的申请内容主题   谁在向环境保护局提出信息公开申请 2013年,环境保护局共收到3,977项信息公开申请。在其中,3,456项申请有明确申请人所在单位信息。而剩余521项则无此信息,故假定为是独立个人作出的申请。 通过分析单位信息,我们发现大部分信息公开申请来自商业机构,例如咨询公司、地产公司、律师事务所等。在2013年,一批咨询公司和工程公司提出了大部分的信息公开申请,其中12家公司提出了全年20%的信息公开申请。 商业机构提出了80%的信息公开申请 向环境保护局提出申请的大部分都是商业机构,仅有5%的申请来自环保活动者或记者(73项申请)。就算我们假定所有独立个人所提出的申请,也可以算作是记者为了自我保护故意如此申请的,那么记者总共提出的也就594项申请,仅比商业机构中的律师事务所多了一点(556项)。 地产公司为了查找信息通常外包相关业务。咨询公司(consultants)和工程公司(2,563)提出了地产经纪(57)50倍的信息公开申请。 我们的分析结果表明,向环境保护局提出申请最多的是商业机构,而他们所要申请的内容往往集中在几个特定数据集上。 常规信息公开申请者所需的是特定几个数据集 Reinvent Albany 和两家地产公司进行了访谈,这两家公司在2013年共提出了300项申请。以下是我们从访谈中,以及后续对其他类型申请者所提出申请的分析所得到几点结论: 环境保护局2013年收到的申请中有2,200项是关于特定房产的 大部分这些申请都是有关于油罐仓储和泄漏事故的。这两家地产公司提出申请的原因是环境保护局提供的在线查询系统非常简陋,而且有大量限制,并且无法下载数据。 […]

Read more

开放数据对经济的影响——来自GovLab的精选文章

原文来自:thegovlab.org  原作者: Kevin Van Nguyen 译者:陈嘉育 GovLab 致力于梳理、传播开放治理的知识与研究,其精选文章系列涵盖了开放治理领域的主要议题,并配有解读与评论。在这一辑精选文章中,GovLab将重点关注开放数据对经济的影响。如有此议题或其他议题的建议文章,请发送邮件至biblio@thegovlab.org. 开放数据是公众可获得的数据——通常由政府、科学家发布,部分情况下也由私人企业发布——具有任何人皆可使用、格式支持机器读取、不收取费用等特点。开放数据的潜在经济意义目前已引起了的相当的注意。人们普遍接受了开放数据能在激发创新、刺激增长、促进就业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观点,开放数据的身影也出现在从新商业模式到地方治理创新的各个层次。 想要系统地评估、分析开放数据的经济影响是一项不小的挑战。政府和其他开放数据发布者也试图以标准化的方式提供数据接口。现如今,政府透明度日渐提升,开放数据也正改变着商业模式和其他诸多经济部门的活动,我们很有必要理解公众拥有的、非财产的信息应当如何发布和使用。成本、社会挑战和技术限制同样影响了开放数据的经济影响。 我们能否考量开放数据在刺激经济上的作用呢?如果能,我们应当如何考量?下面的精选文章是我们探索的第一步。 精选文章: Carla Bonia – 新商业模式与开放数据的价值:概念,挑战与机遇。此文结合扫了开放数据及开放数据商业模式,评估了它们潜在的经济价值,以及可能影响开放数据经济价值实现的挑战。 John Carpenter and Phil Watts – OS OpenData 对不列颠经济的影响- Synopsis。此研究评估了OS OpenData方针对大不列颠的经济影响。 Capgemini Consulting – 开放数据经济:释放开放政府与公共数据的经济价值-Capgemini 咨询。这篇文章着重于刻画不同国家政府在开放数据领域的作为,以求找到最能挖掘开放数据经济价值的实践。 Deloitte – 开放增长:刺激英国的开放数据需求。这篇文章关注于英国经济中数据驱动的新商业模式,这类商业模式方兴未艾,此文探究了这类商业模式对开放数据的潜在需求。 Nicholas Gruen, John Houghton and Richard Tooth – 为了商业:开放数据如何助力G20增长目标的实现。这篇文章评价了现有文献,提供了深度案例分析,还为刺激经济增长与发展提供了关键战略。 Felipe I Heusser – 理解开放政府数据及其影响评估(草稿)。这是一篇针对开放数据方针及其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影响的较早研究。 Alex Howard – 旧金山试图发展开放数据经济。这篇文章关注旧金山在城市治理中是怎样应用开放数据的。 Noor Huijboom and Tijs […]

Read more

[中译本发布]世界银行报告:开放数据助力经济增长

报告名称: 开放数据助力经济增长 作者: 世界银行高级开放数据顾问,Andrew Stott 时间: 2014年6月 授权: CC-BY-3.0 摘要: 如今,越来越多的政府加入到了制定开放数据政策的队伍中。而制定此类政 策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就是政府期望通过开放数据来推动经济增长以及商业 创新。在这份研究报告中,我们通过探讨开放数据经济增长的实证,得出一 个结论:尽管过往不同报告中给出的开放数据经济潜能预估值有很大差异, 且预估方法也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开放数据的经济潜能的确是巨大的。在 这份报告中,我们将回顾迄今为止利用开放数据创新的商业公司的相关情况, 并对其中 4 家公司做重点介绍。这 4 家公司都是在近 10 年内刚刚建立起来 的全新企业,其业务均由开放数据驱动,并且已经都估值 10 亿美金以上。 报告的后半部分则总结了 5 类开放数据商业类型,并对每一类给出了具体的 实例。同时,对于每一类商业类型中的数据需求进行了讨论,指出了应当开 放哪些数据从而加速相应产业利用开放数据进行创新。报告中也论述了政府 在开放数据项目中的角色,其既是开放数据的 下载链接: 英文版 中文版

Read more

开放数据在墨西哥:42天开放100个数据集

原文出自开放数据研究院,原作者David Tarrant,译者高丰 在42天内帮助10个部门开放100个数据集?这是只有超人才能办到的吧!但墨西哥的数据特勤组就达成了这一目标,难怪他们使用一个如此有超人风格的徽标: datos.gob.mx 是墨西哥政府在今年7月刚刚上线的政府开放数据门户。这个门户的建设得到了由世界银行、开放数据研究院、开放知识三方主导的开放数据伙伴关系的支持。 这支由 Ania Calderón 女士带领的数据特勤组在短短6周42天内和10个政府部门合作完成了以下令人赞叹不已的工作: 梳理并确认各个部门在开放数据中的挑战和机遇 对公务人员进行培训和指导 上线开放数据门户并指导各部门如何持续性发布和维护数据 繁纷复杂的挑战 在和10个部门的协同工作中,特勤组发现了一系列不尽相同的挑战: 其中,数据管理是各部门都提到的一个普遍问题。通常部门所掌控的数据量非常大,故而数据很难导出并提供在简单、可使用的格式下。另一个常见的挑战在于部门内采用的术语经常变动,故而数据中的表头名称会被经常变动造成数据的可用性差。 一些部门也提出了他们对开放数据后所需要负担的法律义务的担心。这包括他们是否真正有权利发布数据,他们是否会因为所发布的数据在日后造成麻烦而被带入法律纠纷等等。 数据特勤组的介入帮助各部门理清并解决相应的技术和法律问题,帮助部门建立起信心去开放数据。特勤组向各部门确保部门仍旧对发布的数据拥有所有权并且也将得益于数据的开放。 教育,培训和指导 开放数据研究院帮助特勤组开发了一套培训课程并提供远程视频指导课程。在每一次的远程指导中,我们都会重点讨论数据发布、使用中的一个问题,并将相应培训材料提供给墨西哥方面在将来为更多部门提供相应培训。 数据特勤组随后发现了各部门都关注的三个重点方面的问题: 计划和评估: 确定需要开放的重点数据集,开放数据的困难点和可能解决方案 开放性和数据质量:数据格式,提升数据质量的工具和最佳方法 数据发布:部署墨西哥 ADELA 平台实现一键式的数据发布流程 长效解决方案 墨西哥开放数据门户的成功证明了一个专业团队能够在短期内实现高效的数据开放。当然,这之后留下的最大问题是我们如何将其变成长效的解决方案,而这也是墨西哥数据开放关键6步骤所要达成的目标: 建立社区并培养数据主人翁意识 理清现有数据管理流程。数据在哪?从哪开始更简单? 提升数据质量和价值 对数据采集、管理、发布流程进行改造,实现高效网络发布 发布数据 发现使用这些数据的高影响力项目 长期稳定的数据开放工作需要社区的支持,同时这也需要各部门真正将数据开放流程整合进部门工作中。过去,英国在开放数据运动中花了长期的功夫才释放了大量高质量的数据,而如今,随着各种经验的成熟,我们得以看到墨西哥能在短时间内开放了大量高质量数据。

Read more

走近英国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2

什么是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 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是由英国开放数据研究院 (ODI) 与英国国家科学技术与艺术基金会 (NESTA) 共同举办的为期7期的系列挑战比赛。其主要鼓励企业、创业者和个人利用开放数据来解决7个不同挑战领域的社会问题。 截至到日前,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刚刚完成了法制、教育以及能源三个领域的挑战,而住房、饮食两个主题的挑战还正在继续中。每一场挑战都会由组委会给出具体的挑战问题,比如对于司法,组委会关注的其中一个具体问题就是如何提升公众在法制系统中的参与度。 对于每一场挑战,参赛队伍都将会被邀请参与「创作周末」呈现他们的想法和原型,而在现场将会有三支决赛队伍最终被选出,并给予5000英镑的资助帮助他们完善想法。经过一段孵化期,决赛队伍将会向评委会呈现他们最终的作品。最终一支队伍将被选为获胜者,并获得40000英镑的奖金和 ODI 提供的孵化支持。获胜者的作品必须既有其社会价值,切实解决了相应社会问题,也必须同时有其商业价值,能够保证其持续地发展。 教育挑战获胜者:SkillsRoute 对于教育主题,组委会给出了以下具体挑战问题: 1. 帮助人们挑选心意的学校 2. 帮助人们确定学习的专业和方向 3. 帮助家长参与到孩子的学习中 教育主题的优胜者是一个名叫 SkillsRoute 的应用,主要目的在于提供信息帮助学生决策未来职业/学业的发展方向。 目前在英国,教育系统存在着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英国每年约有150,000名学生落榜。第二,每年约有40,000名12年纪的学生退学。第三,16-24年龄段的失业率达到了19%。而这造成的是大量教育资源的浪费,学生们的梦想破灭,家长们的极度失望。 SkillsRoute 项目组的前期调研显示,信息的不透明、不对称造成了大量教育资源投入但无人问津,家长也无从作出有效的决策来规划孩子的未来,学生们也无法接触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课程或工作机会。 对于SkillsRoute,用户可以通过输入自己的个人资料比如地址、平均成绩、期望的发展方向(升学、直接就业等)来探索可能的机遇。系统为就学和就业都提供了可能的建议以及现有的机会信息(比如招聘信息),并告知学生相应的学校和工作具体情况(比如课程满意率,工作起始薪资等),帮助他们作出决策。

Read more

走近英国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1

此处原文内容采编自ODI及Nesta,均授权于CC-BY-SA协议下   什么是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 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是由英国开放数据研究院 (ODI) 与英国国家科学技术与艺术基金会 (NESTA) 共同举办的为期7期的系列挑战比赛。其主要鼓励企业、创业者和个人利用开放数据来解决7个不同挑战领域的社会问题。 截至到日前,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刚刚完成了法制、教育以及能源三个领域的挑战,而住房、饮食两个主题的挑战还正在继续中。每一场挑战都会由组委会给出具体的挑战问题,比如对于司法,组委会关注的其中一个具体问题就是如何提升公众在法制系统中的参与度。 对于每一场挑战,参赛队伍都将会被邀请参与「创作周末」呈现他们的想法和原型,而在现场将会有三支决赛队伍最终被选出,并给予5000英镑的资助帮助他们完善想法。经过一段孵化期,决赛队伍将会向评委会呈现他们最终的作品。最终一支队伍将被选为获胜者,并获得40000英镑的奖金和 ODI 提供的孵化支持。获胜者的作品必须既有其社会价值,切实解决了相应社会问题,也必须同时有其商业价值,能够保证其持续地发展。 法制挑战获胜者:checkthatbike 对于法制主题,组委会期望参赛者能够针对三个具体问题来发挥创造力: 提升公众在法制系统中的参与度 创造更有效的罪犯改造方案 解决个人犯罪情况上升的问题 最终的赢家是一个叫做 Checkthatbike 的在线应用,其针对问题3,期望能够通过降低被盗自行车的购买率来降低自行车的被盗率。 在英国,目前每年有近500000辆自行车被盗,造成累计损失10亿英镑一年。对于一个车主而言,通常自行车很有可能会在23个月内被盗,而在车被盗后,警方又常让人感到无所作为,很难将被盗车辆找回(仅25%找回率)。而在这个提倡环保出行的年代,自行车被盗已经成为了继道路安全问题之后的又一大阻碍人们自行车出行的理由。 从某种角度来说,盗窃自行车的小偷那么猖獗是因为目前的二手车市场利润高,监管弱。那么是否可以针对二手车市场来做些什么从而打击那些窃车贼呢?Checkthatbike 这个应用就致力于鼓励买家在购买二手车之前先检查一下该车是否是报失的被盗车辆,从而使得那些被盗车辆在市场上无法卖出,让偷车贼无利可图,进而降低自行车的被盗率。Checkthatbike 通过和警察局合作以及通过信息公开渠道获取相关自行车车牌注册数据,车辆报失数据等,构建了网络应用。 自 Checkthatbike 上线以来,已经有653辆被盗自行车通过该网站被发现,合计挽回174,351英镑的损失,间接为英国经济贡献130万英镑。从社会影响力来说,Checkthatbike 的一个重大的意义在于它可能会改变消费者的行为,让检查二手车是否是被盗车辆成为习惯。当这一点成为社会范式,那么小偷盗窃的车辆就没有出手的可能了。而这也将会大大降低人们对自行车被盗的担忧,从而鼓励更多的人绿色出行。 Checkthatbike的另一个意义在于,作为和警察局合作的应用,它展现了警察局可以如何通过开放数据来解决自身负责的问题,这位开放数据项目的必要性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

Read more

光有开放数据是不够的

此处原文来自阳光基金会,原作者:Júlia Keserű,译者:高丰 作为阳光基金会对开放数据与政府透明化关系思考的一部分,我们已经写作和演讲了大量的内容来阐述为什么我们觉得开放数据自身不能直接达成我们所期待的政府透明化从而让我们对政府更好问责。在我们政策主管 Emily Shaw 近期的一篇文章中也指出,开放数据自身更多是一个工具而非一个结果,正如我们不会认为榔头本身是一个结果一样。 顺着这个比喻进一步思考,我认为正如钉子自己不会找来一个榔头敲自己一样,政府也不会自愿公开所有政治相关的、敏感的、有争议的信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信息公开中会有主动公开和依申请公开两种的原因。 最近,我也碰巧读了千年发展计划,其中有这么一句话「世界上的人们都过度期望他们的政府能够诚实、可信并且对他们的需求作出回应。」 然而,事实上我并非这么想。并且我永远都不会这么想。在我的祖国匈牙利——一个批评政府的NGO会被突击搜查,调查税收丑闻的媒体主编会被开除的国家——我个人从来没有期望我们的政府能够完全让人感到信任。当然,产生这一论断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本身来自东欧,故对此有所怀疑。不过,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相信权力本身的动力和掌权者的动机都是天然与政府完全透明化相背道而驰的。换句话来说,即便政治家们个人可能是诚实的、对人民负责的,但这并不会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政治精英们永远想要操控信息的流动。 自从米歇尔·福柯发表了他对环形监狱的社会学研究结果之后,我们都明白了所谓的「知晓我们所掌控之物,掌控我们所知晓之事」的论点。政治权力永远都依赖于一个基本点:作为掌权者你要全面掌控你民众的一言一行,但同时要保证他们对你知之甚少。这也就是为什么当那些有能力动用最新科技来监视民众一言一行的政府,被质问为何不公开政府信息时,总会以他们没有足够能力来处理其中敏感信息作为推搪的理由。 基于以上,我强调任何一个国家在任何状况下想要达成完全的透明化,都同时需要信息公开和开放数据。 阳光基金会在过去已经写过很多文章说明在一个健全的透明化生态中需要各个不同的部分(比如信息公开,开放数据等)来扮演各自的角色。类似的,响应式的信息公开,例如传统的依申请公开,和主动的信息公开,比如开放数据都是同等重要的。其中前者确保了人们有固定的渠道去向政府部门申请相关的资料以及了解政府在做什么,而后者则确保了政府有义务主动将自己的信息和相关工作的情况,比如预算、政策等公开给大众。 换一句话来说,同时赋予人们索取特定信息的权利以及通过公开渠道获取由政府主动发布的信息的权利是同等重要的,两者是互相补充的。 然而,仍有大量来自不同背景的开放政府活动人士坚持认为两者是「或」的关系,仅需一者即可。 支持信息公开的人士指出,开放数据永远不能提供我们政府如何工作及花费我们税收的完整画面,因为政治天生就是讲究秘密的。根据他们的观察,一旦我们放弃依申请公开这条渠道,那么我们就会对政府选择发布何种数据丧失控制权。 而在同时,开放数据的活动者们则宣称响应式的信息公开(依申请公开)已经跟不上21世纪的步伐了,因为信息早就是一个个数据库而不是文档了。依申请公开作为一个耗时又耗资源的过程应当被淘汰,而开放数据则能通过让民众控制信息流而更好地对政府问责。 从我角度而言,我认为两者的说法其实都有一定道理,但我们不应该指望任何单独一种方式能够带来任何有意义的改变。传统的依申请公开的的确确有其时代背景限制,通常指申请文档,而非数据。虽然我们如今能够通过依申请公开获取大量的信息和数据,但依申请公开事实上仍旧不是吸引公众参与的理想工具,也不能有效改变我们的政治体系使人民对政务能有更多的发言权。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尽管科技在不停发展,但互联网永远不会让我们的依申请公开变成过时的产物。尽管编订数据目录已经逐渐变成了政府透明化的新趋势,我们仍旧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调查工具来调查那些政府故意设下的信息坑洞,而这个工具就是依申请公开。这在那些至今开放数据仍旧不包含政府游说信息,政治献金数据等等重要政府透明化数据的国家显得极为重要。 从政策角度而言,一个健全的信息公开体制可能在不同司法体制里看上去非常不同。但各国的共识都是访问信息的权利是基本人权的一部分,因此,我们的工作就是在这个科技时代,将这一点落实,同时要牢记一点:权力有着其特殊的动力,因此常常需要有民众去推动,这正如钉子需要榔头才能被钉进木头一样。

Read more

登录

最近论坛回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