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的开放数据项目——开放政府之声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阳关基金会(sunlight foundation),原作者:  Mark Headd,译者: 王海涛

免责声明:以下观点仅代表客座作者本人的立场,其评论责任由个人承担,且与阳光基金或其任何员工无关。因此,阳光基金并不为客座博客任何信息的准确性承担责任。

费城是一个具有启发和教育人们开放发展传统的城市。 所有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民主发源于此。但是,其很少因为在其他许多领域开拓性的贡献而为大家所熟知。与那些热爱它的人一起聊天,则他们几乎没有办法描述出费城属于“先锋城市”的特质。 但目前大部分费城开放数据项目的成功应该归功于早期过于痛楚的努力。当前,费城正处于其开放数据革命的关键点,该革命也发生在其当前市长离任前的这段时间,它将为未来几年内费城的开放数据项目指明方向。 如今,也是时候为费城的开放数据项目的下一阶段寻找动力了,从而确保其生机与活力,以及通向未来的成功之路,尽管这依然有些残忍。

费城开放数据项目之动力源泉

在费城市政府坚定地开展它的开放数据项目以及实行一项正式的开放数据政策的前几年,费城交通局( Southeastern Pennsylvania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 ,SEPTA)早就开始在当地支持开放数据了。 类似许多大的交通局,宾州东南交通管理局是极不情愿地被带入开放数据的世界里。一些具有民权黑客先驱爬遍SEPTA网站的每一个角落,为的就是寻找具体的信息从而为用户开发易用、易理解的崭新的移动应用。 当SEPTA的管理部门最后终于意识到开放数据的潜在前景后,交通开放数据的闸门就这样打开了。这个时候,SEPTA开始公布他们的数据,部署相应的API开发接口,同时鼓励当地的开发者社区来构思他们如何利用这些数据以及他们想开发什么样的移动应用。在2011年秋天,当SEPTA的高层正式出席了费城首届“交通黑客编程赛”,当地的民权开发者们开始意识到他们任重道远。 许多参加首届编程赛的开发者,还有其他在费城多年一直提倡开放更多数据的人汇集到一起,向市政府最新任命的首席创新干事请愿,敦促政府采取正式的开放数据政策。 早期的开放数据项目的成就造就了后来SEPTA部门通过了结构更加清晰的开发者项目,从这一点我们能很明显推断出,费城市政府将会实行一项正式的开放数据政策以及其首席数据干事的创造力这两点都是毋庸置疑的。

开放数据,关乎信任

并不是特别熟悉开放数据的人会轻易地去将针对实用性的数据和针对透明度的数据拿来比较。前者有时被视为平民的出路,也是类似开发者编程赛的基本动力,以及刺激新的民企发展的推动力;而后者就商业发展而言则被视为无价值或价值较小。 但是为了平民编程赛和类似企业活动的长远发展,平民程序员和普通初创企业应该对政府领导者将会长久地支持开放数据深信不疑。如果政治环境变化了或者城市领导阶层的被颠覆了,没有人会在可能鸡飞蛋打的项目上浪费精力。而未能建立这种信任也会阻碍平民编程赛和创新企业蓬勃发展的道路。 为了与数据消费者建立这种信任关系,政府能做的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开放能够强化政府透明度的数据。如果政府不再愿意投资公开那些能让消费者评估其行为的数据,则管理部门的内部发生变化或者当地政治环境会极大影响市政府的政策,而开放数据项目也会极有可能因此免受它们所带来的损失。 开放一些能让普通人提出苛责问题的数据这件事儿本身就表明,政府正在向外界发出讯号,告诉潜在的数据消费者——我们不是闹着玩儿的,数据共享并非虚无缥缈,空中楼阁。

寻找开放数据的灵感 在和许多政府领导人交流的时候,我给的建议总是,关于开放数据最应该公布数据的领域之一就是预算和财政数据。一个城市本身无法开放,除非它能以易用的形式分享它财政支出的详细数据,例如如何花费、和谁以及花费金额。 其他大多数主要城市已经就开放预算开支、与供应商合同以及公务员薪水的数据做了一些投资。而费城是一个例外,这座城市目前未通过任何易用的形式公布预算或开支数据,或者是公共事务用途的雇员薪水的信息。但费城的一个公共机构——费城学区(School District of Philadelphia,SDP),目前已经在改变这种现状的道路上踏出了坚实的一步。 过去的几个月中,SDP已经开始公布其预算、财政以及雇员薪水的数据。学区的领导实行这个政策是在该区经历严重的经济困难和苛责的公众审核情况下进行的。尽管市政府的官员们还在持续争辩公布政府开支和雇员薪水(这两项都已经被定为数据开放的项目超过一年了),SDP已经为市政府的发展方向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费城应该再次从另一个正在向前迈进的地区公共机构吸取灵感,而当前费城也是时候兑现开放与公布政府预算和雇员薪水的诺言了。如果当前市长离任之前未能完成这一壮举,对费城未来而言是前途堪忧。

登录

最近论坛回复

最新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