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数据节】拥抱开放数据机遇的商业模式

原文作者: Mark Boyd 原文出处:programmableweb.com 译者:陈嘉育 上周在柏林举行的开放知识节上, Kat Borlongan 和 Chloé Bonnet 两位来自巴黎开放数据初创企业 Five By Five 的友人就交互式快速极客环节(speed-geek session)做出了调增,以审视初创企业如何利用开放数据及开放数据 API 谋得生存。两人勾勒出的图景展现出多种利用开放数据的方式,这些方式有一点共性:致力于构建允许其他初创企业加入的生态环境。 由开放知识基金会主办的开放数据节将世界各地千余名从事开放数据相关工作的人士齐聚一堂,他们有的关注企业数据利用,有的从事开放科学研究,有的致力于政府开放数据,还有的聚焦来自大众的数据项目(crowdsourced data projects)。 在活动首日的一个环节中,Borlongan 举办了一个工作坊,以帮助即将成为企业家的与会人士理解初创企业如何抓住开放数据的机遇创造促进就业、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Borlongan 引用了麦肯锡研究院的研究数字,即全球的开放数据将价值3000亿元,说道:“所以人往往这样理解开放数据的利用过程:把开放数据挂在墙上,举办场黑客松,人们就能利用开放数据创造出产品,我们就实现了3000亿元的价值。” 顺便提一句,Borlongan 的 Five By Five 同时是开放数据研究院 (Open Data Institute) 在巴黎的代表处。Borlongan 称“所谓的开放数据初创企业不过是个模糊不清的划分”,他鼓励与会者透过表面,呈现开放数据创造收入的具体实现路径,以及相应的切实可行的商业运作。 来自英国开放数据研究院(此机构通过其“初创项目”帮助了15家企业)将拥抱开放数据的商业模型划分为两类: 1. 发布但不出售开放数据的企业。 2. 基于开放数据利用的企业。 发布但不出售开放数据的企业 在开放数据研究院里, Tennison 正在尝试提供英国每一处房产地址信息的开放地址数据库。据其所述,产生并发布这些数据能够产生三类商业模式: 1. 自由型: 人们可以免费批量地获得开放地址数据,“但如果你想要 API 服务,就得额外付费了。” Tennison 还提到了可能需要的、旨在降低自由程度的方式,比如数据虽可以批量下载,但不付费取得的数据很粗糙,再比如仅允许获得数据的人以分享的形式再利用数据,如果用户坚持要将数据用于商业用途,则同样需要额外付费。 2. 交叉补贴型:开放数据免费向人们提供,收入则依靠提供发布开放数据之外的额外服务如咨询创造。 3. 网络型:围绕核心商业利益创造网络效应,注意此处的商业利益可能并非开放数据。Tennison 举了个例子,比方说一家邮局或者快递公司想创造开放地址数据库,它可能希望私人们配合性地维护数据质量。随着开放数据提高投递精确度,成本相应下降,收入自然上升。 […]

Read more

开放数据对经济的影响——来自GovLab的精选文章

原文来自:thegovlab.org  原作者: Kevin Van Nguyen 译者:陈嘉育 GovLab 致力于梳理、传播开放治理的知识与研究,其精选文章系列涵盖了开放治理领域的主要议题,并配有解读与评论。在这一辑精选文章中,GovLab将重点关注开放数据对经济的影响。如有此议题或其他议题的建议文章,请发送邮件至biblio@thegovlab.org. 开放数据是公众可获得的数据——通常由政府、科学家发布,部分情况下也由私人企业发布——具有任何人皆可使用、格式支持机器读取、不收取费用等特点。开放数据的潜在经济意义目前已引起了的相当的注意。人们普遍接受了开放数据能在激发创新、刺激增长、促进就业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观点,开放数据的身影也出现在从新商业模式到地方治理创新的各个层次。 想要系统地评估、分析开放数据的经济影响是一项不小的挑战。政府和其他开放数据发布者也试图以标准化的方式提供数据接口。现如今,政府透明度日渐提升,开放数据也正改变着商业模式和其他诸多经济部门的活动,我们很有必要理解公众拥有的、非财产的信息应当如何发布和使用。成本、社会挑战和技术限制同样影响了开放数据的经济影响。 我们能否考量开放数据在刺激经济上的作用呢?如果能,我们应当如何考量?下面的精选文章是我们探索的第一步。 精选文章: Carla Bonia – 新商业模式与开放数据的价值:概念,挑战与机遇。此文结合扫了开放数据及开放数据商业模式,评估了它们潜在的经济价值,以及可能影响开放数据经济价值实现的挑战。 John Carpenter and Phil Watts – OS OpenData 对不列颠经济的影响- Synopsis。此研究评估了OS OpenData方针对大不列颠的经济影响。 Capgemini Consulting – 开放数据经济:释放开放政府与公共数据的经济价值-Capgemini 咨询。这篇文章着重于刻画不同国家政府在开放数据领域的作为,以求找到最能挖掘开放数据经济价值的实践。 Deloitte – 开放增长:刺激英国的开放数据需求。这篇文章关注于英国经济中数据驱动的新商业模式,这类商业模式方兴未艾,此文探究了这类商业模式对开放数据的潜在需求。 Nicholas Gruen, John Houghton and Richard Tooth – 为了商业:开放数据如何助力G20增长目标的实现。这篇文章评价了现有文献,提供了深度案例分析,还为刺激经济增长与发展提供了关键战略。 Felipe I Heusser – 理解开放政府数据及其影响评估(草稿)。这是一篇针对开放数据方针及其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影响的较早研究。 Alex Howard – 旧金山试图发展开放数据经济。这篇文章关注旧金山在城市治理中是怎样应用开放数据的。 Noor Huijboom and Tijs […]

Read more

纽约市:预测性数据分析

原文出处:strata.oreilly.com  作者: Alex Howard 编译: 陈嘉育  Mike Flowers是纽约市长办公室下政策与战略制定办公室(the Office of Policy and Strategic Planning in the Office of the Mayor of New York City)的负责人。Flowers及其率领的纽约市政府数据分析团队以预测性数据分析为基础,为消防、审计等六十余个政府机构进行风险评估和预测性资源分配,并取得了一些列卓越成果,包括: 巡视员搜寻非法公寓的效率提高了五倍。 易导致消防员受伤或死亡的危险建筑识别率明显提高。 发现售卖水烟店铺的成功率翻一番。 发现“皮包执照”的成功率提高了五倍。 发现配药房的诈骗行为。 预测性数据分析虽能帮助政府更迅速、更准确地将资源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但其有效性取决于其数据的有效性。数据质量牵动着每一个希望基于数据决策的政策制定者——纵使有高级的方法论和算法,政策制定者也将因糟糕的数据而面临麻烦。在此背景下,Flowers和他的团队如何取得上述成就是个有意思的话题。 问题一:Flowers团队使用什么工具完成预测性数据分析? 从人力资本看,Flowers团队中有五名统计学家,Flowers也希望能多招一些经济学出身的人。Flowers还强调,团队成员既要有过硬的学科知识,也要有年轻活跃的头脑,像他们团队中的首席分析师,他被聘用不仅仅是因为拥有数理经济学学位,还因为他是个帅气的棒球手。 从技术手段看,Flowers团队使用的工具十分多样,统计软件有Excel也有SAS的最强版本,编程语言有Python也有SQL. 问题二:Flowers团队能用数据做什么? Flowers强调,他们团队本身并不解决城市中的问题,而是帮助问题识别与问题排序。 比如,纽约市每年收到2万到2.5万份非法改造住房的投诉。什么是非法改造住房呢?假设一间公寓或独栋明明只适合六人居住,户主却在里面塞了60人,这就是非法改造住房,它构成火灾、犯罪、传染病等方面的公共安全隐患。建筑署雇用了大约200名巡视员来处理非法改造住房的投诉,FLowers团队则帮助评判这些投诉的优先级别。下以减少结构性火灾为例说明Flowers团队的工作。Flowers团队综合来自19个政府机构的数据,为纽约市90万座建筑体建立了档案。他们从档案中发现与火灾呈高相关的东西后,将与政府机构的巡查员取得联系,以检验他们的发现与巡查员获得的第一手信息是否一致。在此基础上,Flowers 团队对每一份投诉进行分析,从中识别出火灾风险属于最严重的5%的房屋并反馈给有关巡查员。在过去,建筑署收到投诉后出人去检视房屋,只有13%的房屋确实属于高危房屋。而在Flowers团队反馈给建筑署的投诉中,70~80%的房屋确实属于高危房屋,相当于建筑署巡视员的检视效率提高了五倍,这让建筑署很开心。消防署也同样感到开心,因为Flowers团队这部分信息中涉及的房屋,造成消防员死伤的可能是普通房屋的15至17倍,识别出对消防员高危的房屋后有利于保护消防员生命安全。 问题三:建筑巡视之外还有哪些项目呢? Flowers团队做的很多项目本身是互补的,比如稽核香烟税与检查商业执照的项目利用了同一数据。巡视员反馈的商业企业违规记录,既可用作商业企业是否违反香烟税相关条例的预测指标,也可用来识别“皮包执照”。违规多的商业企业很可能被消费者事务署吊销执照,为了避免被吊销执照,商业企业会找个人给他5000美元,借他的名义申请一个执照,这就是所谓的“皮包执照”。“皮包执照”的现象屡见不鲜,因为消费者事务署的管辖范围太大而巡查员数量太少。Flowers团队基于商业企业违规记录告诉消费者事务署应该检查哪些商业企业,节约消费者事务署执行检查中产生的成本。 Flowers团队的另一个项目则通过羟考酮(一种处方药,是列入了联合国《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的管制的品种——译者注)的医疗补助返点分布数据,对21家享受了60%以上医疗补助返点的配药房实施重点监察,发现其中20家确实存在欺诈行为。另外Flowers还为商业检点委员会(the Business Integrity Commission)监视私有的垃圾处理公司,利用消费事务署、健康署、财政署等部门的数据检查这些公司是否非法倾倒垃圾。 问题四:Flowers团队是靠什么思路发现这些规律的? 就像夏洛克汇总各路零星线索破案一样,Flowers团队将各个政府机构的数据汇总在一起,运用列联表等探寻变量之间隐蔽的关系,进而发现需要某一特定机构解决的问题。 问题五: Flowers 团队如何保证数据质量? 比较基础的数据清理是技术上的数据清理,如处理同一名字的不同拼写版本。二是优化数据获取顺序、多样化数据来源。比如消费事务署担心某个人使用了“皮包执照”,此人刚好也是财政署计划的审计对象。我们会先让消费事务署的人去检查,因为他们只需要进店看一看就能完成检查。如果确实发现了问题,那我们就更有信心建议财政署执行审计;如果没有发现问题,那也不会(像审计一样)造成开支的浪费,因为这本来就是消费事务署的日常工作。 问题六:纽约市的大量监管数据是否放入了公众可见的那个数据仓库? Flowers目前正和纽约市信息技术与通信部门(the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

Read more

不是专家也能行:实现数据开放的五个简单方法

此处原文来自 Guardian报道,原作者 Martin Williams,译者 Sainan Yu 人们通常误解,进行数据发布必定需要先进的技术。下面是对地方政府便捷地进行数据开放的一些建议。 对开放数据的热烈追捧并非毫无根据。政府机构发布大体量信息能力的提高有助于执政民主性和可靠性达到更高标准,帮助管理者更好地理解和完善他们所提供的服务。但是这一现象也导致对开放数据的过度神化:只有专家才能真正掌握开放数据。 部分人乐于看到这种神化趋势。私营企业和政府顾问是其中一部分,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意味着机会。某些地方议会则很高兴在等待顾问们解决技术问题的同时拖延执政透明度的相关议题。还有部分人则担心数据丢失。 但事实上,开放数据很简单而先进的技术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 通过便捷途径获得的数据通常可以更为简便地加以利用。忘掉应用程序和濒临崩溃的统计表格吧,对开放数据来说,你所需要的只是一份可以下载的电子数据表或者谷歌文件链接。下面给出的是关于提升数据开放性的五条建议。   1. 更多地发布 一些地方政府组织仍然很少在网上进行信息发布。比如萨里市议会仅列出了四项由议会自己发布的“开放数据”(其中之一仅为推特账号的链接),其余则是从外部获得的数据的链接。虽然仍有一些其他数据分散在该网站中,这也绝对算不上很好地体现了管理透明性。而在伯明翰,市议会同许多其他机构一样,公开关于所有超过600欧元的支出情况的数据库。但那些小额的一次性的支出情况又如何呢? 许多市议会已经在开放数据上有了不错的开始,但提高的唯一途径则是更多地进行发布。   2.确保可用 卡姆登议会的Theo Blackwell曾就该机构如何得益于“计算机小分队”而成功“引领数字化革命”进行论述。卡姆登议会显然在其专用的数据网站上有了不错的开始。但同许多政府机构一样,它犯了一个最基本的错误:糟糕的格式。 这个糟糕的失误恰好是“如何让你的数据完全失效”的最佳范例。发布的数据虽然被分类显示,却因为它们是PDF格式的文件而不能够将其按照其他方式进行排列。更令人沮丧的是,这些文件最初是通过Excel制成,本可以将其简单地保存为可编辑的电子表格。 另一些机构则根据信息公开质询要求将整个数据库进行打印和扫描后发布——简直是浪费所有人的时间。   3.不要将信息公开质询当作负担 《信息公开法案》总是受到攻击,尤其来自于那些有理由不喜欢执政透明的人。无论是因为工作拖延还是缺乏人手,通过信息公开质询获得数据很可能是一个繁琐的过程。正如一位政府顾问评价的,“似乎政府设置这些程序就是为了让尽可能少的数据被开放给公众”。但是信息公开质询是开放数据的必要组成,因此快速有效的管理在长期看来是有益无害的。   4.帮助人们找到所需数据 我们经常忽略了大多数人并不是计算机专业出身或对议会政治有什么深刻理解。无论你的开放数据程式有多么复杂完善,人们不能够理解或用它找到所需信息的话,它都是毫无用处的。提供一个人们可以寻求帮助的电子邮箱地址或联系电话将改善这种情况。   5.试用你的数据 如果你自己都不能够使用这些数据,其他人也不可能。应当为了议会政府自身的服务质量而对数据进行试用,让议会工作人员对开放数据的议题和其流程建立更深的理解。在《卫报》去年的一项讨论中, 布兰特议会的领袖Muhammed Butt说道:“(执政透明)已经被证实能够节约金钱,挽救生命并有助于提供更好的更值得信赖的服务。”    

Read more

登录

最近论坛回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