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数据对经济的影响——来自GovLab的精选文章

原文来自:thegovlab.org  原作者: Kevin Van Nguyen 译者:陈嘉育 GovLab 致力于梳理、传播开放治理的知识与研究,其精选文章系列涵盖了开放治理领域的主要议题,并配有解读与评论。在这一辑精选文章中,GovLab将重点关注开放数据对经济的影响。如有此议题或其他议题的建议文章,请发送邮件至biblio@thegovlab.org. 开放数据是公众可获得的数据——通常由政府、科学家发布,部分情况下也由私人企业发布——具有任何人皆可使用、格式支持机器读取、不收取费用等特点。开放数据的潜在经济意义目前已引起了的相当的注意。人们普遍接受了开放数据能在激发创新、刺激增长、促进就业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观点,开放数据的身影也出现在从新商业模式到地方治理创新的各个层次。 想要系统地评估、分析开放数据的经济影响是一项不小的挑战。政府和其他开放数据发布者也试图以标准化的方式提供数据接口。现如今,政府透明度日渐提升,开放数据也正改变着商业模式和其他诸多经济部门的活动,我们很有必要理解公众拥有的、非财产的信息应当如何发布和使用。成本、社会挑战和技术限制同样影响了开放数据的经济影响。 我们能否考量开放数据在刺激经济上的作用呢?如果能,我们应当如何考量?下面的精选文章是我们探索的第一步。 精选文章: Carla Bonia – 新商业模式与开放数据的价值:概念,挑战与机遇。此文结合扫了开放数据及开放数据商业模式,评估了它们潜在的经济价值,以及可能影响开放数据经济价值实现的挑战。 John Carpenter and Phil Watts – OS OpenData 对不列颠经济的影响- Synopsis。此研究评估了OS OpenData方针对大不列颠的经济影响。 Capgemini Consulting – 开放数据经济:释放开放政府与公共数据的经济价值-Capgemini 咨询。这篇文章着重于刻画不同国家政府在开放数据领域的作为,以求找到最能挖掘开放数据经济价值的实践。 Deloitte – 开放增长:刺激英国的开放数据需求。这篇文章关注于英国经济中数据驱动的新商业模式,这类商业模式方兴未艾,此文探究了这类商业模式对开放数据的潜在需求。 Nicholas Gruen, John Houghton and Richard Tooth – 为了商业:开放数据如何助力G20增长目标的实现。这篇文章评价了现有文献,提供了深度案例分析,还为刺激经济增长与发展提供了关键战略。 Felipe I Heusser – 理解开放政府数据及其影响评估(草稿)。这是一篇针对开放数据方针及其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影响的较早研究。 Alex Howard – 旧金山试图发展开放数据经济。这篇文章关注旧金山在城市治理中是怎样应用开放数据的。 Noor Huijboom and Tijs […]

Read more

新来者对开放数据与开放政府的看法

新来者对开放数据与开放政府的看法 原文作者:Jason Hibbets 编译:陈嘉育 原文出处:GovLoop我觉得这篇文章在政府、公民黑客(Government Hacking)等我们每天打交道的事上有些新鲜见解,因此想把这篇博文发到GovLoop上,我想知道你怎么看。 ~ Jason —— Michael Harrison 那是2004年的事了,你来到投票站,里面却空空如也——没有车停在停车场,没有当地竞选人的招贴,没有投票时紧紧撰着宣传资料的志愿者。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或者投票站换地方了?你现在作甚呢? 我们早就记不清楚,世界在到处都有因特网之前是什么样子了。现在,投票很简单:掏出你的智能机,搜索新的投票站。你用应用程序检查你来对了地方,发条推特吐槽选举板,或者在Instagram上发一张停车场门可罗雀的照片。强大的移动科技,给了我们许多即时选项。 科技有力量 我不过是个开放数据和开放政府领域的新来者,过去几周里这样的场景在我脑海中回放了好几遍。opensource.com 举办的开放政府周活动让我大开眼界,原来技术能在公民领域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Gavin Newsom 在他的新书 Citizenville 中写到了,技术如何给予公民更大的公民权;我们的报道也体现了技术将如何改进政府。 Newsom 称,世界变化得太快,我们的政府跟不上了,我们需要“大胆地重新考虑公民和政府间的关系”。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机会为我们的社区做点事。 公民社会黑客 但有时这需要一个村庄,不是吗?线下线上的黑客松把正确的人集结在一起,致力于为开放政府、开放数据编程。本月底,透明阵营2014将给数百人提供讨论分享点子的机会,以求让政府更开放、更透明、更有担当。这周晚些时候则是公民社会黑客的国家活动日。成千上万的人——技术家,公职人员,设计者,企业家,工程师——他们将在一起合作,照亮他们所处的角落。 开放政府运动中,这种DIY的精神让我深深着迷。当你觉得你无力改变什么时,很容易对政府感到失望。当你意识到公民与政府之间的鸿沟并不是无法弥合之时,我们还是有很多可以期待的。2013年美国编码峰会的参与者们也对公民社会和政府参与表现出来高涨的兴趣,即使是最愤世嫉俗的人也来参与这些棒呆的项目。 带来改变的项目 社会平台Pleio 是这些项目中的一个,Pleio允许公职人员和公民在线协作,改善社区。网站由4名荷兰编程人员搭建,每月访问者有8.4万人,并且由于使用的是开源软件,运营成本非常低。 在不远的德国,慕尼黑市议会将1.5万台电脑的系统从Windows换成了Linux. 早在2001年,Peter Hoffman就致力于开放该市的技术基础设施,并在此过程中节约开销,并引起了微软当时的“大嗓门”CEO 史蒂夫·鲍尔默的关注。 人们每天都在与公民社会项目打交道,政府机构也进入了开放政府的竞技场。Jason Hibbets就Drupal 项目、白宫黑客松、以及臭名昭著的Death Star Petition 采访了白宫的新媒体技术负责人Leigh Heyman. 开放政府的未来 将政府开放需要一个过程,过程中有许多阻碍。Tamara Manik-Perlman 探索了信息自由法案和RecordTrac下的公共记录请求,RecordTrac 是奥克兰市公共记录的网络目录,简易好用(我们希望其他城市也将采用此目录)。 Waldo Jaquith 希望我们就开放数据和开放政府给出定义,并着手处理两大障碍:阻挠人们分享数据的软件包和支持开放政府的腔调。如果一家政府机构的工具不产生XML格式的数据,很难期待他们会提供这样的数据。换到新的软件平台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粗暴地告诉公职人员获取数据的时间也不是解决办法。我们需要为他们提供支持,毕竟好的平台能够让每个人日子都好过。 改造政府贩卖机 过去两周,opensource.com对开放政府的报道里,引起我最大共鸣的是Tim O’Reilly 的“政府平台说”: 我们总是把政府看作一个简单的贩卖机。我们投入税费,获得相应的服务:道路,桥梁,医院,消防,公安……当机器没能提供我们想要的东西时,我们就抗议。所谓的公民参与,已经变成了(愤怒地)摇晃自动贩卖机(希望能够顺利工作)。 ” 让我们共同参与进来,给政府贩卖机编程,而不是愤怒地摇晃它。也许我们还没有掌握让政府开放的关键,但我们是有智慧的生物,我们有技术。我们可以参与进来,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给每个人选择贩卖机吐出来东西的机会。 访问opensource.com以获取开放政府活动周的完整文章列表,以及我们给出的新答案:什么是开放政府? 原文以知识共享 BY-SA协议发布,归属于Michael Harrison

Read more

纽约市:预测性数据分析

原文出处:strata.oreilly.com  作者: Alex Howard 编译: 陈嘉育  Mike Flowers是纽约市长办公室下政策与战略制定办公室(the Office of Policy and Strategic Planning in the Office of the Mayor of New York City)的负责人。Flowers及其率领的纽约市政府数据分析团队以预测性数据分析为基础,为消防、审计等六十余个政府机构进行风险评估和预测性资源分配,并取得了一些列卓越成果,包括: 巡视员搜寻非法公寓的效率提高了五倍。 易导致消防员受伤或死亡的危险建筑识别率明显提高。 发现售卖水烟店铺的成功率翻一番。 发现“皮包执照”的成功率提高了五倍。 发现配药房的诈骗行为。 预测性数据分析虽能帮助政府更迅速、更准确地将资源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但其有效性取决于其数据的有效性。数据质量牵动着每一个希望基于数据决策的政策制定者——纵使有高级的方法论和算法,政策制定者也将因糟糕的数据而面临麻烦。在此背景下,Flowers和他的团队如何取得上述成就是个有意思的话题。 问题一:Flowers团队使用什么工具完成预测性数据分析? 从人力资本看,Flowers团队中有五名统计学家,Flowers也希望能多招一些经济学出身的人。Flowers还强调,团队成员既要有过硬的学科知识,也要有年轻活跃的头脑,像他们团队中的首席分析师,他被聘用不仅仅是因为拥有数理经济学学位,还因为他是个帅气的棒球手。 从技术手段看,Flowers团队使用的工具十分多样,统计软件有Excel也有SAS的最强版本,编程语言有Python也有SQL. 问题二:Flowers团队能用数据做什么? Flowers强调,他们团队本身并不解决城市中的问题,而是帮助问题识别与问题排序。 比如,纽约市每年收到2万到2.5万份非法改造住房的投诉。什么是非法改造住房呢?假设一间公寓或独栋明明只适合六人居住,户主却在里面塞了60人,这就是非法改造住房,它构成火灾、犯罪、传染病等方面的公共安全隐患。建筑署雇用了大约200名巡视员来处理非法改造住房的投诉,FLowers团队则帮助评判这些投诉的优先级别。下以减少结构性火灾为例说明Flowers团队的工作。Flowers团队综合来自19个政府机构的数据,为纽约市90万座建筑体建立了档案。他们从档案中发现与火灾呈高相关的东西后,将与政府机构的巡查员取得联系,以检验他们的发现与巡查员获得的第一手信息是否一致。在此基础上,Flowers 团队对每一份投诉进行分析,从中识别出火灾风险属于最严重的5%的房屋并反馈给有关巡查员。在过去,建筑署收到投诉后出人去检视房屋,只有13%的房屋确实属于高危房屋。而在Flowers团队反馈给建筑署的投诉中,70~80%的房屋确实属于高危房屋,相当于建筑署巡视员的检视效率提高了五倍,这让建筑署很开心。消防署也同样感到开心,因为Flowers团队这部分信息中涉及的房屋,造成消防员死伤的可能是普通房屋的15至17倍,识别出对消防员高危的房屋后有利于保护消防员生命安全。 问题三:建筑巡视之外还有哪些项目呢? Flowers团队做的很多项目本身是互补的,比如稽核香烟税与检查商业执照的项目利用了同一数据。巡视员反馈的商业企业违规记录,既可用作商业企业是否违反香烟税相关条例的预测指标,也可用来识别“皮包执照”。违规多的商业企业很可能被消费者事务署吊销执照,为了避免被吊销执照,商业企业会找个人给他5000美元,借他的名义申请一个执照,这就是所谓的“皮包执照”。“皮包执照”的现象屡见不鲜,因为消费者事务署的管辖范围太大而巡查员数量太少。Flowers团队基于商业企业违规记录告诉消费者事务署应该检查哪些商业企业,节约消费者事务署执行检查中产生的成本。 Flowers团队的另一个项目则通过羟考酮(一种处方药,是列入了联合国《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的管制的品种——译者注)的医疗补助返点分布数据,对21家享受了60%以上医疗补助返点的配药房实施重点监察,发现其中20家确实存在欺诈行为。另外Flowers还为商业检点委员会(the Business Integrity Commission)监视私有的垃圾处理公司,利用消费事务署、健康署、财政署等部门的数据检查这些公司是否非法倾倒垃圾。 问题四:Flowers团队是靠什么思路发现这些规律的? 就像夏洛克汇总各路零星线索破案一样,Flowers团队将各个政府机构的数据汇总在一起,运用列联表等探寻变量之间隐蔽的关系,进而发现需要某一特定机构解决的问题。 问题五: Flowers 团队如何保证数据质量? 比较基础的数据清理是技术上的数据清理,如处理同一名字的不同拼写版本。二是优化数据获取顺序、多样化数据来源。比如消费事务署担心某个人使用了“皮包执照”,此人刚好也是财政署计划的审计对象。我们会先让消费事务署的人去检查,因为他们只需要进店看一看就能完成检查。如果确实发现了问题,那我们就更有信心建议财政署执行审计;如果没有发现问题,那也不会(像审计一样)造成开支的浪费,因为这本来就是消费事务署的日常工作。 问题六:纽约市的大量监管数据是否放入了公众可见的那个数据仓库? Flowers目前正和纽约市信息技术与通信部门(the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

Read more

英国下议院开放数据报告

此处编译的原文来自于英国政府下议院,原作者英国下议院,本文译者高丰 英国下议院近日发表了一份长篇报告综述了英国开放数据运动截至至今的发展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报告主要涉及了5个方面:开放数据提升政府公信力,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开放数据优化政府工作,如何加速发展开放数据,以及开放数据发展的策略。整篇报告最终产出38条结论,完整内容可见:http://www.publications.parliament.uk/pa/cm201314/cmselect/cmpubadm/564/56402.htm 此处摘译整篇报告的主要要点: 提升政府公信力 报告指出,政府开放数据政策的重要目的之一是期望能够让人们有能力来对政府问责,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已经能看到许多成功的例子。比如对于政府医疗花费而言,通过创业公司 Mastodon 对医生处方数据的分析,我们了解到如果医生多开常用药,那么每年NHS(国家医疗服务)其实可以节省2亿英镑的开支。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近几年政府对开放数据经济价值的兴趣日益增长,其原本开放数据来提升政府公信力,赋权于民的目标也受到了动摇。 开放数据的定义应当更为清晰,明确,来确保政府机构和民众能够充分利用其来监督政府。 政府公务员常常担忧数据不完美而不愿意开放数据,而这一点在 Stephan Shakespeare 看来完全可以通过采取「双渠道」政策来解决。即一方面要「尽早发布数据,即使它并不完美」,另一方面也要坚持「数据高质量」为核心价值观。他认为这两点本身并不矛盾,数据的尽早发布可以帮助政府更好地提高数据质量。 我们常常指出 data.gov.uk 现在有 13,000 数据集,但我们并不知道有多少数据集其实是通过将一个大数据集拆分发布,或者重新发布已经存在的数据集而来博取数量上的绩效指标的。 这些拆分大数据集和将更新数据作为新数据集的做法,对于公众而言毫无益处。 开放数据的定义要在各个部门间以及外包服务公司间都保持统一。政府采购应当整体改革,特别是IT采购,所有相应数据都应当被鼓励开放。因此,开放数据政策不仅仅针对政府部门,也针对和政府有合约的企业。 信息公开法需要进行变革来整合开放数据的理念。这包括,对于信息公开中主动公开和被动公开的数据,都应当提供在开放授权、机器可读的形式下;对于过往被申请公开的数据,相关部门应当主动将这些数据以开放数据的形式发布。 政府在开放数据时必须考虑隐私问题,确保个人无法通过开放的数据被识别。Care.data 则是一起经典的失败案例,因其存在个人医疗记录泄漏的风险。隐私问题在考虑时需要和公众利益保持平衡,比如不能因为隐私的借口,而剥夺人们了解国家企业领导信息的权利。 政府应当对公众做更多教育来让人们意识到开放数据对他们日常生活的影响。这过程中要尽量避免使用晦涩难懂的技术词汇,降低门槛让更多的人能开始使用开放数据对政府问责。 政府应当采用一套全新的星级评判标准来评估公众参与情况。比如,一星代表数据发布者仅基于需求关系来开放数据,而五星意味着发布者和使用者之间有着紧密的合作和互动。 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 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既在创建新的商业模式,也在提升现有的商业模式。 开放数据对商业的变革会让一些企业胜出,一些企业失败,但最终的赢家是消费者。 Data.gov.uk 到底在政府之外有多少价值目前还存疑。目前其的使用情况还不明。 「发布数据,然后等人来用」的方法已经淘汰了。政府需要想办法来刺激与推动数据消费。 英国政府在2012年投资建设开放数据研究院(Open Data Institute),其目标便是要「催化开放数据的经济发展」。目前有19个国家试图在模仿这种发展模式,而引入了ODI。美国和加拿大都已经建立了国家级开放数据研究院(作为ODI国际结点) 英国若要在开放数据经济领域领先,就需要加快步伐。 开放数据可以是免费,但其之上的服务可以是收费的。基于此,政府的一些数据集不应当再收取授权费,而应当尽早采用这种新的模式来促进经济发展。 英国某部长 Fallon 先生称开放数据将会使国际大公司受益,而本土小公司则没有能力来处理那么庞大的数据,因此我们还是需要以付费授权形式来发布数据,保护本土经济。而开放数据研究院回应称,这种说法是没搞懂如今的网络式经济发展,因为对于各国际大公司而言,数据收费本来就不能阻止他们访问那些数据,如果免费开放数据,我们反而能让更多原本负担不起费用的本土企业受益,而且就算大企业免费拿了数据,但他们带回来的投资等回报也将会是巨大的。对于向大公司和小公司收取不同授权费的说法,ODI也表示不认同,因为这完全不符合经济原则,而且信息的自由流动才能真正让小公司受益。 政府需要一种新方法来长期支持开放政府数据。对一些数据集收费只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不能成为长久解决方案。对于政府在数据采集和发布过程中的成本,政府可以在其他政府服务中想办法收回。比如,对于公司注册、土地注册等服务,政府可以向相关企业收取开放数据成本费,来资助必要的数据采集和开放工作。 一些数据是基础数据集,比如邮政编码数据,统计区域的地理位置编码,企业注册号等。这些数据是其他数据集的「核心参考数据」,没有他们,其他数据也无法有效使用。丹麦政府就将他们的地址数据库开放,而且估计这将会为他们带来40倍于封闭这些数据的收益。 政府必须和企业紧密合作来创建一个良好的开放数据生态供他们成长。开放数据研究院因此成立来帮助初创企业成长,但她的实际影响仍带长期观察和评估。 优化政府工作 开放数据不但可以帮助公众监管政府,政府内部也能通过开放数据来做更好的决策。 部长们提到,各部门都被期望来使用他们自己发布的以及其他部门发布的数据来优化他们自己的工作。信息共享是设计和实现优质服务的关键。 政府部门间的信息共享仍旧不成熟,期望开放数据的工作能提升各部门间的写作,促进工作优化。开放数据也使得外部专家对政府服务的优化提出建议成为可能。 如何加速发展开放数据 政府公务人员缺乏必要的数据处理能力。虽然有很多投资进入「大数据」领域,但更多是着眼于「硬件购买」。人员的技能培训是关键,无论是公职人员还是普通民众,都应当能够掌握必要的数据处理技能来让我们充分利用开放数据。 政府文化需要改变。如果高层不要求见到真正的数据实证,那么就每人会在乎数据能力,开放数据运动也就无法成功。 政府统计工作人员可以为开放数据贡献良多。国家统计数据应当被开放。统计人员应当领导政府内的开放数据工作,但他们现在却未被足够重视。 一套5星评价系统可以被引入去评估开放统计数据的重用性。如果开放统计数据包含元数据,那么可以得到一星;如果数据提供了更为丰富的背景资料和数据链接,那么则可以达到五星。 开放数据发展的策略 开放数据发展需要有清晰的策略重点。因为它本身可以意味很多东西(比如,经济发展,政府透明化等等),政府需要明确自己到底想要重点做哪一方面的工作。 开放数据研究院指出,开放数据发展的策略可以包含: 将开放数据作为更宽泛的数据开放和使用策略的一部分 保证政府采集的数据是社会需要的 […]

Read more

登录

最近论坛回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