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数字问责与透明度(DATA)法案有多独特?

此处原文来自阳光基金会, 原作者:Júlia Keserű,译者:郭晓利 正如我们一周前写到,奥巴马总统最终在一个静谧的周五傍晚签署了数字问责与透明度 (DATA)法案。尽管不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大张旗鼓,阳光基金会仍为该立法的最终通过感到惊喜万分。该法案致力于确保不同机构按统一的数据标准通过网络向公众公布及时准确的信息,从而预期将大幅提升联邦政府支出信息的透明化及可信度 。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支持数字问责与透明度(DATA)法案所提出的目标,并且已经撰写大量文章分析该立法对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的影响。这篇文章立足全球背景,意在检索世界范围内其他政府已经采取的类似立法或措施。 由于各国立法背景十分不同并且追踪法案的实际执行存在困难,对不同国家的相关措施进行比较几乎无法实现。然而,我们发现:目前在金融开放领域已经有一些鼓舞人心的创新,但是这些创新并不一定存在于单一法案中。 在该领域,巴西是个例外,也是先驱。作为拉美地区最大的国家,早在2004年巴西就已通过财政责任立法规定其联邦政府机构必须使用机器可读格式、通过国家透明化门户网站公布其财政数据,并且每日更新信息。该网站包含大量详细并且最新的政府财政信息,包括政府收入和支出、政府采购以及联邦政府向市政府、州政府及个人的转移支付。 巴西的财政透明化门户网站,http://www.portaltransparencia.gov.br/ 然而,更为重要的是该门户网站信息检索非常容易:国际透明化组织的报告指出该网站的政府预算内容同时使用官方和民间流行的两套命名方法,因此该网站在媒体、政府官员和公众间都有着广泛的使用基础。基于该网站数据的报告曾引导对涉嫌滥用公共资金事件的调查,并最终导致一个部长引咎辞职。民间组织也曾利用该网站数据制作可视化信息以展示在巴西纳税人所缴纳的税金如何被支出利用。 根据国际透明化组织的同一报告,巴西的财政透明化门户网站的每年用户数量从2004年的54,000已经飙升至2014年的1100多万。另外,该网站还有一个举报通道,匿名投诉可以直接送达总审计长办公室。该网站也为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设置了独立板块。(顺便提一句,我们很好奇这些数据的可用性在多大程度上促成了目前对世界杯支出的调查。) 开放知识基金会的分析指出, 英国政府的官方开放数据门户网站——Data.gov.uk——通过使数据“容易查询,方便许可,简单再利用”也提供了一个相对较好的“查询政府财政数据”的方式。除去公布详细的政府支出数据以及来自中央、地方政府部门合同的部分信息,Data.gov.uk还包含大部分高级公务员的信息,包括他们的年薪。英国财政透明机制并也不是一部单一法案,它混合了实践、政策、对自由信息法案的修正以及政府实验。 同样,韩国的数字预算和会计系统(dBrain)也并非产生于一部单一法律,该系统被视为金融开放领域的另一创新。该门户网站包含预算编制和执行的实时信息、政府采购数据并提供参与式预算形成机制:利用该功能,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公共机构和公众可以共同决定资源的分配。公民还可以利用另一附加功能举报涉嫌挪用政府资金的事件,如果指控真实,公民可获得最高3万美元的奖励。 韩国的数字预算和会计系统(dBrain) 尽管尚无法与美国的数字问责与透明度(DATA)法案比较,意大利最近通过立法规定载于SIOPE——包含公共机构支付和交易的数据库——的信息将很快以开放数据形式向公众开放。 2008年,墨西哥政府也有过类似举措:通过公共会计立法尝试在联邦、州和市级公共机构中建立共同原则并要求这些机构按同一标准注册并报告支出信息。该措施的执行仍不够完善,在各机构的实现程度也不同,但得益于2012年对合规的强化修定,地方监管机构表示公共机构对信息的提供已有所改善。 公开采购制度虽与支出完全透明化不尽相同,但对公众监督政府的经济交易行为仍具重要意义。在这一方面,格鲁吉亚提供了一个好的例证。格鲁吉亚的政府采购平台被世界公认为发布招标信息的最佳实践。正如我们来自格鲁吉亚国际透明化(TI Georgia)的客座博客作者写到:“十年前,第比利斯的居民每天只能有几小时的电力供应,但如今,这个国家拥有世界上最透明的政府采购网络系统”。尽管仍有许多豁免条款允许部分合同在电子系统外招标,该网站仍相当出色地例证了如何使用可搜索信息公布采购数据,从而公众可以检索招标全过程——从招标信息公布到中标信息公示——的任何活动。 想要了解更多?请阅读来自公共知识基金会的(Open Knowledge)报告:透明化和问责公共财政技术,或者来自国际透明化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报告:预算执行的透明化

Read more

走近英国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2

什么是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 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是由英国开放数据研究院 (ODI) 与英国国家科学技术与艺术基金会 (NESTA) 共同举办的为期7期的系列挑战比赛。其主要鼓励企业、创业者和个人利用开放数据来解决7个不同挑战领域的社会问题。 截至到日前,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刚刚完成了法制、教育以及能源三个领域的挑战,而住房、饮食两个主题的挑战还正在继续中。每一场挑战都会由组委会给出具体的挑战问题,比如对于司法,组委会关注的其中一个具体问题就是如何提升公众在法制系统中的参与度。 对于每一场挑战,参赛队伍都将会被邀请参与「创作周末」呈现他们的想法和原型,而在现场将会有三支决赛队伍最终被选出,并给予5000英镑的资助帮助他们完善想法。经过一段孵化期,决赛队伍将会向评委会呈现他们最终的作品。最终一支队伍将被选为获胜者,并获得40000英镑的奖金和 ODI 提供的孵化支持。获胜者的作品必须既有其社会价值,切实解决了相应社会问题,也必须同时有其商业价值,能够保证其持续地发展。 教育挑战获胜者:SkillsRoute 对于教育主题,组委会给出了以下具体挑战问题: 1. 帮助人们挑选心意的学校 2. 帮助人们确定学习的专业和方向 3. 帮助家长参与到孩子的学习中 教育主题的优胜者是一个名叫 SkillsRoute 的应用,主要目的在于提供信息帮助学生决策未来职业/学业的发展方向。 目前在英国,教育系统存在着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英国每年约有150,000名学生落榜。第二,每年约有40,000名12年纪的学生退学。第三,16-24年龄段的失业率达到了19%。而这造成的是大量教育资源的浪费,学生们的梦想破灭,家长们的极度失望。 SkillsRoute 项目组的前期调研显示,信息的不透明、不对称造成了大量教育资源投入但无人问津,家长也无从作出有效的决策来规划孩子的未来,学生们也无法接触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课程或工作机会。 对于SkillsRoute,用户可以通过输入自己的个人资料比如地址、平均成绩、期望的发展方向(升学、直接就业等)来探索可能的机遇。系统为就学和就业都提供了可能的建议以及现有的机会信息(比如招聘信息),并告知学生相应的学校和工作具体情况(比如课程满意率,工作起始薪资等),帮助他们作出决策。

Read more

惨淡收场的英格兰 Care.data 项目:走向歧路的政府开放数据

此处原文来自TechPresident,原作者:WENDY M. GROSSMAN,译者:高丰 要摧毁人们对开放政府数据的信心,只需要简单的三步: 第一步:选择一个高度敏感的领域——比如医疗——然后以为了公众利益的名义将政府收集的数据售卖给第三方。尽管知道数据内中也包含可以识别个人身份的隐私信息,但还是将项目粉饰为开放数据项目。同时,售卖过程中,也完全不考虑购买者是秉持研究目的还是商业目的来购买数据。甚至,还要剥夺个人权利,将个人医疗记录设定为自动上传进公开售卖的中央数据集,而不提供个人撤出该计划的方法。 第二步:发布互相矛盾,令人困惑并且不完整的项目信息,使公众无从得知如何将自己个人信息从这个数据开放项目中撤出的细节比如申请方式,截至时间,申请材料等等。 第三步:都不需要什么第三步了!! 这一切就是如今英格兰政府到目前为止如何错误执行 Care.data 这一项目的。2012年通过的一项法案使得卫生部门获得了开放医疗记录的权利,而卫生部门也原定在2013年底上线这一项目,并在2014年1月开始向大众发放信息册宣传这一项目。但项目未正式上线前就造成的民愤使得人们对国家医疗健康服务 (NHS)开放数据项目的信任感大打折扣,而这一项目也因此不得不进入为期6个月的重新审议过程。卫报 「坏科技(bad science)」栏目的评论员,医生 Ben Goldacre 就曾警告过除非政府能对现在这一团糟的情形作出弥补,否则受损的公众信任感很有可能最终导致生命的流逝。 Care.data 项目的原本初衷是期望能使得第三方比如研究人员通过获取英格兰医疗数据来改善对患者的治疗与护理。但不幸的是,这一无可指摘的目标却被向商业公司(比如医药公司)出售个人医疗记录数据的行为搞得一团糟。这里特别针对英格兰是有原因的,因为苏格兰和威尔士的医疗服务都是独立于英格兰 NHS 系统的,虽然比较相似,但 Care.data 这个项目却仅是在英格兰 NHS 系统内执行的。 对于国家医疗健康服务 (NHS) 而言,你首先要搞明白他的制度是围绕个人家庭医生 (General Practitioner, 简称 GP) 展开的,而不是像美国那样围绕个人展开,然后由保险提供商作为保障人。在英国,除非你的病情非常紧急,否则你的家庭医生一定是你患病是首先需要联系的,而家庭医生也就充当起了你后续医疗服务的保障人和专家顾问。通常而言,顾问是一种比较紧缺的资源,他们的时间都需要很好的规划利用。而家庭医生同时也被授权作为病人个人信息的管理员:病人的诊治方案以及医疗测试结果都会定期发送给个人医生。当然,这样的管理系统本身就是利弊共存的:如果你的家庭医生不在乎你的病情,那你就会处处碰壁;而一个好的家庭医生则会持续关心你并和你建立私人的关系。 而这一切也就是为什么中心化的电子医疗记录 (译者注:这里指的就是 Care.data 将作为中心化数据库,而且将被售卖给第三方) 在英国饱受争议的原因:因为这意味着整个系统结构的变化。对于家庭医生而言,Care.data 的设立意味着他们将不再管理他们的病人信息,而这也将危及他们和病人间的关系。而对于个人而言,这意味着他们的个人信息不再托付于一个他们认识且可以信任的人手上,而是要放进一个冷冰冰的数据中心里。 正如剑桥大学的安全工程师 Ross Anderson 经常说的,这造成的差别就是当警察想要查询一个人的医疗记录时,原本可以由一个50来岁经验丰富的医生来拒绝他们的请求,而现在则会是一个可能来自英国电信数据中心的24岁左右的极客来处理这样的询问了。 正如 Anderson 在2011年华盛顿医疗隐私峰会上说的那样,中心化的、社交化的医疗记录意味着英国比美国更早开始讨论医疗记录电子化。实际上,NHS 早在1992年就开始建设一个中心化系统,而这一项目2000年初期时以国家IT项目 (National Programme for IT) 的形式告终。这个项目原本想要为英格兰每一个病人建立一份电子化的医疗记录,当时政府的说辞是这样一套中心化的记录将意味着更好的治疗和护理:急诊室将能通过这套系统了解送来的病人的过敏等身体情况,而医院,医疗顾问等等其他医护人员和机构也都将从这系统中受益,但这套系统最终因为过高的成本 (取消时已至120亿英镑) ,世界经济的萎缩,以及实现不易的困境而被取消。而项目的反对者,比如 Anderson,也指出病人的治疗应当基于医疗测试以及诊断来作出,而不应该基于一堆医疗记录。然而,隐私和信息控制权则是两外两个不能忽视的重大问题。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2012年通过的医疗与社会福利法案 […]

Read more

开放数据是怎样被用来击败气候变化的

此处原文来自卫报,原作者: Jack Millner ,译者: sanxinsiyi 二月份,英国遭受了一些近年来最糟糕的暴风雨的袭击。洪水地图显示萨默塞特平地和泰晤士谷大面积区域被淹没,整个社区曾一度被隔绝数天。 但是有所欠缺的并不只有我们的防洪措施 – 在洪水期间最严峻的挑战是给受影响地区的人们提供即时的信息。「我一直在环境署的网站上研究图表想弄明白它们什么意思,」Jeremy Landford 在周二告诉卫报记者,当时他正试着决定要不要从他位于Moorland的村庄的家里撤离到更高的地方。「我确定有人知道洪水水情,但即使他们了解水情,他们却没有把水情传递给我们。」 环境署最终屈服于积增的压力免费释放了它的一些洪水数据,二月中旬的一个长周末,英国的技术社区在「洪水黑客松」(flood hack) 上共同协作开发了抗洪应用,这是由位于东伦敦的谷歌协作工作区主办的一个即兴黑客竞赛。 「洪水黑客松上释放的数据给了我们一些开放洪水数据可以用来做些什么的启示,」数据咨询师 Owen Boswarva 说,他是英国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的透明委员会的一员。「但我更是看到了如果有更多的洪水相关的数据得以开放,那些抗洪应用可以被改进多少」 环境署正面临着日益高涨的压力来要求它开放更多洪水数据。它二月份公布的数据包括每十五分钟更新的实时河流水平面数据。但这些数据集的开放许可在3月15日会过期,仅仅在它们首次开放后三个月,并且这些数据只是环境署洪水数据的一小部分。 「复杂问题需要大量数据来解决,」曾经披露过世界百大城市的气候变化数据的碳信息披露项目数据产品创新总监 Conor Riffle 说。「我们需要提高气候变化数据的自由流动,然后我们才能开始在面临气候变化的影响,着手保护人类和财产。」这些影响包括更多的像这次引起英国洪水的暴风雨的极端天气。 开放数据活动者们正寄希望于环境署下周关于开放核心洪水数据的公告。但是等待政府来开放他们的数据并不是唯一的参与方法。在费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组「公民黑客」以「为费城编程」为名,决定自己收集气候变化资料。 「为费城编程」计划用安装在城市公共汽车上的传感器来收集当地空气污染和温度数据,作为他们的开放气候追踪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可以量化在城市中增植树木的效果。因为树叶有蒸腾作用,并且树木可以给街道和屋顶提供树荫,因此树木在城市中有降温效用,但树木的降温效果是很难精确测量的。 关键的是,「为费城编程」计划在网上开放所有的开放气候追踪计划的数据供人们用以开发有用的应用。 他们计划通过把GPS地址数据和温度以及颗粒传感器相联系来开发城市的互动气候地图,这个地图可以实时更新。「如果空气中颗粒含量高的话,你可以有一个应用来告诉你什么时候应该把你的孩子留在室内,」该项目的首席开发者Joshua Meyer说。「又或者说你要进行市内户外跑的话,避开这个区域,因为该区域此时的污染度高。」 数周之内,他们会发起 Kickstarter 上的众筹计划来资助原型开发,这些原型会被安装在自行车上来测试传感器。他们打算用他们收集的数据结合「开放树地图」—— 一个标记城市中所有树木在地图上的项目,来分析出树木对周围环境的影响。 「我们可以真的显示出微型气候变化是如何随时变化的,」Meyer说,「如果你对某个人说你的街道每年升温多少度,他不能反驳你,因为这已经变的非常的个人化。」 Meyer说通过向人们展示种树如何替他们节省空调开支,开放气候追踪计划可以帮助人们做出更好的决定,也可以唤醒那些认为气候变化没在发生的人。 基于现有的数据,这是一个极其困难的计划:在英国,David Cameron 不得不收回他说过他怀疑洪水与气候变化有关的话,尽管天气与气候变化的首席科学家J ulia Slingo 说「所有的证据都显示与气候变化相关联。」 在美国,41%的茶党共和党人认为全球变暖没在发生 「通常政府部门很难意识到他们生产的数据有着怎样的潜能,」 Boswarva说。但是,也许这种趋势正在改变。三月份,白宫发起了它的气候数据启动计划,目标是使气候变化的数据通过政府网站 Climate.data.gov 变的更加可获得. Meyer 认为开放的气候数据是使气候变化更加清晰的关键,向人们展示气候变化是如何影响他们的:有了正确的信息,人们可以在做出更好的考虑到环境的决定,也可以构建出在变暖的世界里应对变化的天气更好的保护他们自己的策略。 立即订阅「开放数据前沿」,关注每周开放数据资讯

Read more

Mastodon C:为英国医保服务节省2亿镑

此处原文来自开放数据研究院,原作者: Emma Thwaites,译者: 高丰 Mastodon C 是一家在2012年4月成立的数据公司,由 Google 的前量化分析师 Francine Bennett 和软件工程师 Bruce Durling 联合创办。在2012年,Mastodon C 和 Open Health Care UK 以及 Ben Goldacre 共同合作对英国国家医疗服务(NHS)提供的处方数据 (含3千7百万行数据) 进行分析。这项分析工作侧重于发现英国医生处方用药模式,特别是针对医生如何使用一类叫 Statins 的防治心血管疾病的药进行了分析。 从现有的医疗证据来说,Statins 这一类别下的药物效果基本相同且同样安全,因此一般都建议医生开处方时使用最便宜的药物。而数据分析则揭示出医生们并非按照这个原则在开处方,而选择很多昂贵的药物,这就造成国家财政需要花费更多的钱来为这些昂贵药物买单 (英国NHS服务对于老人,残疾人,19岁以下学生等采取药品免费,由国家财政付费)。如果这项分析工作能够早一年开展,那么 NHS 就有机会纠正这样的处方习惯,从而为国家节省2亿英镑。   Mastodon C 他们的分析结果主要有: 在去年,英格兰地区将因为医生选用两种昂贵的 Statins 药物而负担平均每月2千7百万英镑的支出 而这种使用昂贵药物而不使用更便宜的通用药品的情况在英国非常普遍,以往的研究就估计这样的额外支出可能要有10亿英镑一年。 一项通用药物可能只要花费81便士,而相同类型的昂贵药物可能要花费20英镑。而究竟采用哪种药物则完全取决于开处方的医生。Mastodon C 他们进行的分析并不意味着所有采用昂贵药物的处方都是一种浪费的行为,但其研究结果可以帮助公众更好了解现状,从而采取行动来节省开支。 整个项目的奇妙之处在于,对于 NHS 而言,所要做的仅是把自己本身就需要采集的处方数据开放,等于零成本来吸引数据科学家进行分析,而结果却能帮助它们自己节省大量的几个亿的开支。这种信息的透明化,能够大大改善社会资源的分配,更好地开展类似像 NHS 这样的大型财政项目。

Read more

开放数据的未来在于本地化

此处原文来自governmentcomputing,原文作者: Mark Barrett,译者: Sainan Yu Mark Barrett是Leeds Data Mill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下面是他讲述自己的工作的进展和未来的宏伟计划。 过去三个月是我人生当中最忙碌的一段时间。我们从去年12月开始创建Leeds Data Mill 这个针对利兹市的开放数据平台。过去城市的数据平台通常被用来发布市政数据,但我们希望利兹市可以超越这种传统,不仅从市政府获取数据(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数据资源)也能从私营部门和第三产业中获得资源。 在能够成整个城市获得丰富的数据资源的条件下,我们得以从前所未有的具体角度来理解这个城市中发生的一切。我们刚刚发布了网络平台,举行了两场活动,发布了54个数据库——其中35个是全新的——以此开始了我们的开放数据探索之路。短期内我们希望利兹市能够成为全国拥有最多在线数据库的城市。 但这有何重要意义?我相信开放数据的未来在于本地化。我曾经为国家级的数据库建设进行工作,但因为很少有人应用这些漂亮的数据而深感遗憾。为什么说这些数据漂亮?因为我的同事们花费好几星期的时间来确保这些数据是:第一,可以发布的;第二,可以作为开放数据被应用但不会暴露个人信息。但是,为什么没多少人用这些数据来创造新的东西?只有少部分人做到了,并且做得相当漂亮——看看伦敦的开放数据学院和它们的产品吧,简直太棒了! 关于数据本身 但是其他人为什么没有成功呢?而我们又为什么会在寻找案例时倍感辛苦呢?我认为这是因为人们没有将数据同个人生活联系起来。当利兹市(也可以是曼彻斯特、伯明翰或者随便哪个城市)只是数据表格上的一条线的时候,这确实很难。这些表格将我和其中的数据联系起来了么?——不,并没有。所以我对于开放数据的热情从国家级别的项目走到了城市级别,甚至更为深入。 为什么?因为我想要更为了解我的街道、村镇、城市的细节,这样我就不仅仅能够跟它们进行互动——我会觉得自己和周围的一切更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哦,而且我也想要完善周围的事物—— 那么,在实践中这又意味着什么?我希望在有人提出在我的街道上进行建筑的申请时候能够得到通知,这样我就能够去询问他们打算雇佣哪家建筑队。我希望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去我祖母的家里帮他们处理掉麻烦的滑轮垃圾箱。我希望知道是不是有更多的人会从主干道经过去那家新开的咖啡店——这会不会让主干道的客流量维持在高位?为什么我不能像这样来和我周围环境进行互动呢? 第一次应用开发活动 如何才能向人们描绘这种愿景?谢天谢地我们不仅仅有非常支持我们工作的市政府(他们很好的理解了这个想法)也有很多愿意看到它实现的人们。我同Leanne Buchan和Abhay Adhikari一起工作,他们在各自领域早已颇有造诣,但现在却和我一起来将我们的想法传递给整个城市。 上周,我们在利兹城市博物馆举行了第一次应用开发活动——我们聚集了50位朋友来一起为这个城市创造点“新东西”。Leanne 和Abhey主持了活动,同我以前的方式完完全全的不一样。比起聚集一屋子的软件开发者,他们的设计是针对包括了专家、用户、图像设计者和软件开发者的复合群体的活动。 这显然效果不错,软件开发者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像这样聚在一起,因为团队的复合技能而更好的理解了他们使用的数据和数据的潜力。获胜团队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了博文来阐释自己的设计,集中展示了他们的成果。 塑造开放文化 显然,不可能事事如意。塑造开放文化可不是一夜既成的美梦。人们仍抱有怀疑。很难向他们解释一些人使用的数据库并不是他们的所有物。因此,我们选择通过故事来说明。Abhay在我们开始的时候便强调了这点。 数据对于那些不进行数据处理工作的人们来说是遥远的。当我们同服务经历对话的时候,我们聊的是他们早就想知道的东西,他们想要解释的东西,他们迫切想要宣传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说服他们相信我们能够帮助他们讲述一个(通常是意外并且超出想像的)好故事。有谁知道利兹市是世界最大的艺术品出租者?同那些完全了解自己所处领域的人们聊天是非常美好的事情——在门后到处都有藏着的宝石等待被发现。 而更多的将这些隐藏宝石挖掘出来,让其他人也能用来创造前所未闻甚至不曾妄想的新东西,就是我们的愿景。这个项目也帮助了利兹市政府(由主管Tom Riordan和信息部负责人Dylan Roberts牵头)实现市政府工作的调整,让城市更为开放。来自于市议会办公室的开放数据用户组织(Open Data User Group)联合资金也帮助我们加速工作进程,开放更多数据。 开放城市 我们也在了解其他城市所做的出色工作,尤其是赫尔辛基,纽约,格拉斯哥,芝加哥等等。看到这些城市们所进行的工作和创新是非常鼓舞人心的。我们希望利兹市也能够成为同这些城市并举的优秀范例。 同样,我们也希望共享经验。将我们的经验同其他城市进行分享,帮助他们培育数据使用者的社区,建立自己的数据平台,为城市量体裁衣而不是套用批量生产——单一设计可不适合所有模特。 永续测试 下一步又会是怎样?我们将处于“永续测试”的状态——不断完善和增加我们的数据(如人言:“时尚永无止境“)。我们也将举办更多的研讨会来吸引更多处理数据的人们参与进来——帮助他们开始自己的数据挖掘之旅。我们将举办活动来将实际工作人员介绍到开放数据的世界中,帮他们用全新的方法来改善自己的城市。我们将同学校合作,向下一代展示如何来床仔而不是消费。同时,我们也将设计一个全球唯一的城市工作平台。 利兹市将成为那些值得称赞的开放数据城市之一。我们才刚刚开始三个月并迫切地想要同其他城市合作来挖掘这些城市开放数据后的潜能。接下来几个月,我们会发布一系列令人兴奋的项目。我们才刚刚启程……

Read more

英国政府开放数据资助计划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英国内阁办公室和商业创新技术部的共同博客,原作者 Jemmavenables,本文译者王海涛 今天,英国内阁办公室(Carbinet Office)和BIS(英国商业创新与技术部)联合发布了下一轮资助数据开放基金(Release of Data Fund)和重点基金(Breakthrough Fund)的计划,这份计划发布在网站 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new-round-of-government-funding-to-unlock-public-data上。而这份计划里面的只是已经在今年生效的四个重要政府资助项目中的两个,这些项目用于支持数据开放的发布与创新。上文提到的四个重要项目分别是 1.       数据开放基金 通过培训公务员同时支付特定数据开放所需的费用,帮助免费开放公共数据,其支付相应的数据费用需要由开放数据用户群的优先级决定从而能代表更为广泛的开放数据社区。该基金由内阁办公室管理,并且有约700万英镑的财政预算。就如2012年11月所公布的那样,这些预算将主要考虑高质量的投资。 2.       重点基金 当某些地方出现一些短期的技术性障碍阻碍数据开放数据公布时,该基金会为政府机构和地方机构提供资金来克服这些障碍。该基金由BIS管理,每年约有250万英镑的财政预算。 3.       创新发展担保 为初创企业和小微企业(Small and Medium Enterprise, EME )提供可达5000英镑的担保,鼓励他们利用已有网络之外的开放数据与新的供应商合作构建新的商业理念。该基金由技术策略董事会(Technology Strategy Board)管理,每年大约有75万英镑的预算。 4.       开放数据系列挑战项目 7个系列的挑战赛将奖励来自创新企业的新产品与服务,而这些企业专注于解决一些社会议题。该基金由开放数据机构和Nesta(英国国家科学、技术与艺术基金)管理,每年约有包括40万英镑赛事奖励在内的总共120万英镑的财政预算。 总的来说,这些基金会支持开放数据的公布(重点基金和开放数据基金)和关于开放数据的创新应用(创新发展担保和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他们总共加起来约有1500英镑,其中从2014年到2015年能有效支配的预算约有900万英镑。这将是一个很有前景的机遇! 已经很多优秀计划通过这个项目获得了资助。例如,开放数据基金奖励资助了一个区域担保计划,该计划将促进地方政府以全英格兰统一的数据形式开放包括规划数据在内的三个数据集。这三个数据集市是由开放数据用户群以开放社区的名义挑选出来的。 对于重点基金来说,英国中央政府重点基金委员会(Central Government Breakthrough Panel)奖励了财务报告理事会(Financial Reporting Council)59万英镑,以此来资助建设一个用于账户分类数据发布的平台,从而企业能够通过网上操作来整理他们的账户信息。地方政府的重点基金委员会同样奖励资助了19个区域项目,同时这些数据将在2014年春季开始投入使用。例如,Peterborough委员会为数据清单整合发布在政府网站data.gov.uk上开发了一套标准。 2014年3月,Nesta和开放数据机构公布了首届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的获胜者,该挑战赛以“犯罪与正义”作为主题。获胜者“Check That Bike”队获得了4万英镑的奖金用于进一步实施他们的创意。同样,在2013年到2014年超过100家企业因为开放数据的创新项目获得了来自英国科技战略董事会(Technology Strategy Board, TSB)的担保,从而更进一步利用开放数据完善其新的商业规划。 2014年到2015年,这些基金的管理方紧密合作,从而确保合格的标准和每只基金的重点能够彼此互补,以便使政府能够最大化其在这一激动人心且蓬勃发展的经济领域的投资。我们也已经将这些来自不同渠道的基金的反馈纳入考虑范围,从而确保这些项目投资是高质量的、相关的、主题多样化的,并且能够引领发展方向。 这份内阁办公室大臣与技术企业部部长的联合通告公布了下一轮即将同时来临的开放数据基金和重点基金。该通告、使用指导及申请表格现已发布在政府网站gov.uk上,具体地址是 https://www.gov.uk/government/publications/breakthrough-fund-and-release-of-data-fund。 欲了解更多关于创新发展担保申请标准和开放数据系列挑战赛的信息请分别登录网站 https://vouchers.innovateuk.org/和http://www.nesta.org.uk/project/the-open-data-challenge-series。

Read more

英国下议院开放数据报告

此处编译的原文来自于英国政府下议院,原作者英国下议院,本文译者高丰 英国下议院近日发表了一份长篇报告综述了英国开放数据运动截至至今的发展现状和存在的问题。报告主要涉及了5个方面:开放数据提升政府公信力,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开放数据优化政府工作,如何加速发展开放数据,以及开放数据发展的策略。整篇报告最终产出38条结论,完整内容可见:http://www.publications.parliament.uk/pa/cm201314/cmselect/cmpubadm/564/56402.htm 此处摘译整篇报告的主要要点: 提升政府公信力 报告指出,政府开放数据政策的重要目的之一是期望能够让人们有能力来对政府问责,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已经能看到许多成功的例子。比如对于政府医疗花费而言,通过创业公司 Mastodon 对医生处方数据的分析,我们了解到如果医生多开常用药,那么每年NHS(国家医疗服务)其实可以节省2亿英镑的开支。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近几年政府对开放数据经济价值的兴趣日益增长,其原本开放数据来提升政府公信力,赋权于民的目标也受到了动摇。 开放数据的定义应当更为清晰,明确,来确保政府机构和民众能够充分利用其来监督政府。 政府公务员常常担忧数据不完美而不愿意开放数据,而这一点在 Stephan Shakespeare 看来完全可以通过采取「双渠道」政策来解决。即一方面要「尽早发布数据,即使它并不完美」,另一方面也要坚持「数据高质量」为核心价值观。他认为这两点本身并不矛盾,数据的尽早发布可以帮助政府更好地提高数据质量。 我们常常指出 data.gov.uk 现在有 13,000 数据集,但我们并不知道有多少数据集其实是通过将一个大数据集拆分发布,或者重新发布已经存在的数据集而来博取数量上的绩效指标的。 这些拆分大数据集和将更新数据作为新数据集的做法,对于公众而言毫无益处。 开放数据的定义要在各个部门间以及外包服务公司间都保持统一。政府采购应当整体改革,特别是IT采购,所有相应数据都应当被鼓励开放。因此,开放数据政策不仅仅针对政府部门,也针对和政府有合约的企业。 信息公开法需要进行变革来整合开放数据的理念。这包括,对于信息公开中主动公开和被动公开的数据,都应当提供在开放授权、机器可读的形式下;对于过往被申请公开的数据,相关部门应当主动将这些数据以开放数据的形式发布。 政府在开放数据时必须考虑隐私问题,确保个人无法通过开放的数据被识别。Care.data 则是一起经典的失败案例,因其存在个人医疗记录泄漏的风险。隐私问题在考虑时需要和公众利益保持平衡,比如不能因为隐私的借口,而剥夺人们了解国家企业领导信息的权利。 政府应当对公众做更多教育来让人们意识到开放数据对他们日常生活的影响。这过程中要尽量避免使用晦涩难懂的技术词汇,降低门槛让更多的人能开始使用开放数据对政府问责。 政府应当采用一套全新的星级评判标准来评估公众参与情况。比如,一星代表数据发布者仅基于需求关系来开放数据,而五星意味着发布者和使用者之间有着紧密的合作和互动。 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 开放数据的经济价值既在创建新的商业模式,也在提升现有的商业模式。 开放数据对商业的变革会让一些企业胜出,一些企业失败,但最终的赢家是消费者。 Data.gov.uk 到底在政府之外有多少价值目前还存疑。目前其的使用情况还不明。 「发布数据,然后等人来用」的方法已经淘汰了。政府需要想办法来刺激与推动数据消费。 英国政府在2012年投资建设开放数据研究院(Open Data Institute),其目标便是要「催化开放数据的经济发展」。目前有19个国家试图在模仿这种发展模式,而引入了ODI。美国和加拿大都已经建立了国家级开放数据研究院(作为ODI国际结点) 英国若要在开放数据经济领域领先,就需要加快步伐。 开放数据可以是免费,但其之上的服务可以是收费的。基于此,政府的一些数据集不应当再收取授权费,而应当尽早采用这种新的模式来促进经济发展。 英国某部长 Fallon 先生称开放数据将会使国际大公司受益,而本土小公司则没有能力来处理那么庞大的数据,因此我们还是需要以付费授权形式来发布数据,保护本土经济。而开放数据研究院回应称,这种说法是没搞懂如今的网络式经济发展,因为对于各国际大公司而言,数据收费本来就不能阻止他们访问那些数据,如果免费开放数据,我们反而能让更多原本负担不起费用的本土企业受益,而且就算大企业免费拿了数据,但他们带回来的投资等回报也将会是巨大的。对于向大公司和小公司收取不同授权费的说法,ODI也表示不认同,因为这完全不符合经济原则,而且信息的自由流动才能真正让小公司受益。 政府需要一种新方法来长期支持开放政府数据。对一些数据集收费只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不能成为长久解决方案。对于政府在数据采集和发布过程中的成本,政府可以在其他政府服务中想办法收回。比如,对于公司注册、土地注册等服务,政府可以向相关企业收取开放数据成本费,来资助必要的数据采集和开放工作。 一些数据是基础数据集,比如邮政编码数据,统计区域的地理位置编码,企业注册号等。这些数据是其他数据集的「核心参考数据」,没有他们,其他数据也无法有效使用。丹麦政府就将他们的地址数据库开放,而且估计这将会为他们带来40倍于封闭这些数据的收益。 政府必须和企业紧密合作来创建一个良好的开放数据生态供他们成长。开放数据研究院因此成立来帮助初创企业成长,但她的实际影响仍带长期观察和评估。 优化政府工作 开放数据不但可以帮助公众监管政府,政府内部也能通过开放数据来做更好的决策。 部长们提到,各部门都被期望来使用他们自己发布的以及其他部门发布的数据来优化他们自己的工作。信息共享是设计和实现优质服务的关键。 政府部门间的信息共享仍旧不成熟,期望开放数据的工作能提升各部门间的写作,促进工作优化。开放数据也使得外部专家对政府服务的优化提出建议成为可能。 如何加速发展开放数据 政府公务人员缺乏必要的数据处理能力。虽然有很多投资进入「大数据」领域,但更多是着眼于「硬件购买」。人员的技能培训是关键,无论是公职人员还是普通民众,都应当能够掌握必要的数据处理技能来让我们充分利用开放数据。 政府文化需要改变。如果高层不要求见到真正的数据实证,那么就每人会在乎数据能力,开放数据运动也就无法成功。 政府统计工作人员可以为开放数据贡献良多。国家统计数据应当被开放。统计人员应当领导政府内的开放数据工作,但他们现在却未被足够重视。 一套5星评价系统可以被引入去评估开放统计数据的重用性。如果开放统计数据包含元数据,那么可以得到一星;如果数据提供了更为丰富的背景资料和数据链接,那么则可以达到五星。 开放数据发展的策略 开放数据发展需要有清晰的策略重点。因为它本身可以意味很多东西(比如,经济发展,政府透明化等等),政府需要明确自己到底想要重点做哪一方面的工作。 开放数据研究院指出,开放数据发展的策略可以包含: 将开放数据作为更宽泛的数据开放和使用策略的一部分 保证政府采集的数据是社会需要的 […]

Read more

登录

最近论坛回复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