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数据中国与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实验室以及世界银行共同举办开放数据在中国研讨会

2014年10月21日,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与世界银行、“开放数据中国”共同组织的“开放数据助力经济发展与社会创新”专题研讨会在复旦大学成功举办。研讨会聚集了来自政府、企业和学术界的专家,共同交流国际开放数据发展的新趋势和中国开放数据的现状,探讨数据供应端与需求端的挑战与机遇,并探索在中国释放开放数据潜能的策略和方法。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陈志敏教授到会致欢迎辞。研讨会得到了世界银行的资助,由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副教授和“开放数据中国”联合创始人高丰先生负责组织。 研讨会第一场专题内容为开放数据的国际发展趋势与最新案例。首先,世界银行“开放政府合作关系”负责人Amparo Ballivian女士介绍了关于开放数据的基础知识,并作了关于开放数据对于经济和社会发展为何具有重大助推作用的演讲。美国白宫智慧知情权项目组前主席、纽约大学政务实验室的Joel Gurin先生介绍了基于开放数据的创新应用对于经济和社会的意义。 第二场专场的主题内容为开放数据在中国(数据供应端)的实践,由郑磊副教授主持。来自我国在开放数据领域走在前沿的城市的代表进行了发言,包括北京市经信委的原副主任阎冠和、上海市经信委的信息化推进处处长朱宗尧、北京的信息资源中心总工程师穆勇、青岛市电政办处长王朝静、佛山南海区数据统筹局副局长林莉等。来自国家部委的国家统计局数据管理中心张鸿飞、国家质检总局信息中心办公室主任周新也等介绍了中央部委在开放数据方面的进展、经验和思考。接着,台湾电子政务领域的著名专家、东海大学教授项靖,从学者的视角介绍了台湾开放政府数据的情况及调研结果。最后,华中科技大学的陈涛副教授分析讲解了武汉市政府数据平台的开放和建设规划情况。 研讨会下午场首先就开放数据需求端的创新实践进行的交流,有开放数据中国的高丰先生主持。六位来自各行各业的代表阐述了在他们行业中开放数据能够带来的价值和具体实践。上海交通大学的金耀辉教授做了“基于运营大数据的城市居民时空行为研究”报告,谈到对于数据的交易和利用方面的思路。之后,数据新闻网的马金馨从一个媒体的角度,谈了对数据新闻的思考,并向政府提了一些关于开放数据的需求。此后,来自中关村大数据交易产业联盟的秦翯、上海青悦的刘春蕾、清华同衡的王鹏、同济大学的魏佛籣分别介绍了各自在开放数据领域的探索与需求。 最后,研讨会将开放端和应用端的视角放在一起,探讨如何释放开放数据的潜能,创造社会经济政治等方面的价值。复旦大学的郑磊副教授阐述了其在构建开放数据生态系统模型方面的研究;纽约大学政务实验室的Joel Gurin介绍了“公开数据的指南针”项目;领导休斯敦市建立开放数据的Bruce Haupt先生介绍了休斯顿开放政府数据项目在社区参与方面的经验;台湾Code for Tomorrow基金会的徐子涵简要阐述了亚洲地区开放数据生态环境;开放数据中国的高丰讲述了“开放数据中国”网络的建立、发展情况及未来方向,并做了会议总结。演讲结束后,通过热烈的问答与互动,与会者们就关心的问题做了进一步的探讨。 研讨会在外滩举行招待酒会,陆家嘴江边大屏展示了研讨会主题“开放数据,助力发展”及主办方标识。

Read more

10家基于开放医疗数据的企业

此处原文来自OpenDataNow,原作者: Joel Gurin,译者: 高丰,授权于 CC-BY 3.0 随着越来越多的医疗与健康数据被开放给公众,一批初创企业开始将这些数据转化为实质的创新产品。根据 NPR 本周早些时候的一份报道,风投在今年已经在数字医疗领域投入了20亿美金。而在两周前的 Health Datapalooza (译者注:医疗数据论坛是一个聚集数据科学家,极客,企业家,官员,研究者等等的关于医疗数据开放与使用的论坛,美国类似的论坛还有关于教育的 Education Datapalooza 和能源的 Energy Datapalooza),许多不同的医疗应用,无论是初期原型还是尚在测试期的产品又或是成品,都在论坛上得到展示。这当中的一些公司做的非常好因为他们正在利用开放数据来满足社会公众的真正需求(这一点我们也在开放数据500研究项目中同样观察到)。而在这里,我就来介绍下医疗数据论坛上所展示企业中的其中10家。 Accordion Health: 和许多创业公司一样, Accordion 专注于医疗成本问题。这家公司计划利用开放数据来帮助家庭预估医疗上的花费并帮助他们找到最划算的医疗保险方案。而这里的巨大挑战在于每户家庭的情况都是不同的,因此 Accordion 需要分析数以千百万计的数据来提供可能的方案。然而并非所有他们需要的数据目前都是公开可访问的。更多的开放数据将会使类似 Accordion 这样的公司更有价值。 Biodigital: 这家公司的产品可能是最酷的——一个基于NIH「数字人类」数据以及国家医疗图书馆数据生成的3D人体切片模型资料库。 这个有点像过往在博物馆中可以看到的人类切片模型一样,但至少看上去没那么吓人。 一家企业的座右铭: 让每一个人都了解医疗中的每一项花费 Clear Health Costs: 由医疗活动家 Jeanne Pinder 创建的这家公司宣传自己为 「医疗价格信息的提供者」。正如 Jeanne 名片背后所印的座右铭所说,这家公司志在 「解放知识。让每一个都了解医疗中的每一项花费」。这家公司的数据来自医疗价格普查,医院医疗成本数据库,以及众包医疗花费数据库。它的终极目标是:从简单提供价格信息到最终能够提供医疗服务评估指标。 Healthy Communities Institute: 这家公司利用来自50个州的数据帮助社区领导来解决一个核心挑战问题:定位急需帮助的人群和地域,为其制定可以作出改变的计划,并联合政府内外伙伴来提高效率,最终以透明化的方式汇报结果给各利益相关方。 JEN Associates: 这家企业专注于医疗数据分析,而他们的数据则可能来自医疗服务中心等数据源。他们的工作成果已经有帮助政府作出新的医疗政策以及帮助个人选择合适的医疗方案。 Karmadata: 正如 NPR 报道的,Karmadata 这家公司期望通过大数据来帮助政府或大企业省下医疗费用,而 Karmadata […]

Read more

Climate Corp: 开放数据应对气候变化

此处译文原文来自于OpenDataNow网站,原作者 Joel Gurin,本文译者王海涛 当人们谈到来自政府的开放数据的价值时,通常他们会援引(美国)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NOAA, the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的气候数据的重要性。正是因为这些数据,我们才会拥有电视天气频道、更加准确的天气预报和众多基于天气的企业。但是,其中最令人欣喜的可能就是设立于旧金山的Climate Corporation,这也是推广政府开放数据金子招牌之一。 以WeatherBill的名义,Climate Corporation成立于2006年,主要是向外界推销一种更好的“天气保险”。然而,它已经成长为能够帮助全世界的农民应对气候变化、扩大农作物面积的企业,并且已经成为代表崭新的绿色革命的一份子。 考虑到奥巴马总统关于新的发展计划的演讲,Climate Corporation的工作与应对气候变化可以说是极为相关的。我们都知道,目前无论我们采取什么措施来削减碳的排放,我们将仍然需要解决目前已经不可逆的气候变化的问题。而Climate Corporation 的工作可能恰恰就是该问题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最近,我与Climate Corporation的CEO David Friedberg先生进行了交流,这里是我们之间的谈话的录音。在录音中你会听到一系列的机构的简称,例如公共用地单位(CLU,Common Land Unit)、风险管理局(RMA,Risk Management Agency)、国家农业统计局(NASS,National Agricultural Statistics Service)、农业服务局(FSA,Farm Service Agency)、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美国地址勘探局(USGS,U.S. Geological Survey)和土壤调查地理数据库(SSURGO, Soil Survey Geographic Database)。 在我更加详细的采访中,可以看到该公司的发展历程相当传奇。就像David Friedberg所讲的那样,这个公司早期建立的时候只是简单地着眼于气候将会影响大量的经营利润这一问题之上。“滑雪场会因为没有足够的雪而关闭,高尔夫课程会因为下雨而停课,市政府会因为雪太大了而不得不派人去清扫城市,还有即使是在角落里卖柠檬水的小摊也会因为蒙蒙细雨而不得不收摊。气候变化会对这些各种商业贸易产生广阔而深远的影响。这里就有这样一种想法:如果我们可以模拟仿真气候的变化,我们就能让市场产生一种灵活的保险业务,当某些特定的气候事件引起经济损失时,这种保险业务会自动对这些商业贸易进行赔付。” 这对Climate Corporation 和其担保的贸易其实是一项双赢的举措。而对于传统的保险业务来说,企业必须证明,经营中有损失但这部分损失企业并没有拿到。但是,你如何能确定那些因为滑雪场雪的厚度不足而没去滑雪的人的数量呢?因而,另一种保险业务可能更好更简单,这种业务会根据每隔一段时间雪减少的厚度来支付一定数量的赔偿金。Climate Corporation计划通过分析超大规模的美国政府的气候数据,以最好方式预测气候变化模式,据此来规定其保险条款。 Friedberg告诉我,“随着时间的变化,我们发现这个模型应用最好的市场就是农业,因为天气可能是收入的一个很大的影响因素:你可能最终一无所有。即使是轻微的气候变化,也可能引起收益的断崖式锐减,而且这些农民在联邦农作物计划中投保额远远低于实际价值。” 随着Climate Corporation 开始受到农民的关注,该公司亟需更多更精确的数据。他们开始是利用来自全美200个气候观测站的数据,然后扩大到了2000个。但是,这仍然不够,因为对于一个农民来说,最近的气候观测站可能离他30英里远。通过利用政府的由多普勒雷达采集的数据,该公司可以测量到一天中在给定农民田里面的降雨量,精度几乎可以达到0.01英寸。同时,Climate Corporation也拿到了来自USGS的基于地表土壤调查和卫星遥测图像的地形与土壤类型地图,这些地图给出了精度为边长为10m的网格精确图像(在农村大约是一个庭院大小的分辨率)。 “10年以前,当前他们做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Friedberg提到。但是,现在把这些数据放在一起,他说,“现在我们实际上已经能够对你所拥有的田地做出比你本人更有效的评估。我们也可以看到,卫星成像技术将会更加完善、精确。这样的话,有些成本就几乎可以忽略:你可以免费获取这些数据并且对他们进行处理。现在,我可以利用农民田地的红外图像,并且准确评估他的庄稼的栽种日期以及当前庄稼的成长阶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Friedberg和他的合作者认识到,他们并不仅仅是在卖保险——他们正在世界范围内从事改善农业的工作。他们持续改善他们的模型,为农作物产量补充数据,也将气候条件更加精确地应用到农业产量上。该公司也已经开发了一项新的服务——Climate.com,这项服务对投保客户是免费的,而对其他人是收费。Friedberg提到,“每天,我们会告诉你,哪些田你可以去劳作,哪些田现在应该灌溉或者喷药及播种了,哪些田你应该施肥,哪里应该再等几天才能播种。”他们的目标是帮助农民收入增长20%~30%,而在农业这一比较脆弱的产业中这项增长相当可观的。 最后,当前由于气候变化与农业极大相关性,通过改变农民种植的庄稼或者改变他们种植方式及时令,Climate Corporation能帮助农民预测及应对气候变化。就像他们的网站上简单明了地写的那样,“Climate Corporation的使命就是帮助全世界的人民和企业来管理及应对气候变化。” […]

Read more

登录

最近论坛回复

最新评论